最新 地图

第八章 天黑了

发布时间:2022-01-15 21:06:07 来源:三三文学网

刘晓云还没反应时回来,刚在人力市场看见的那位六十多岁的大姐就站在她面前,对她说:“切记怕,我们是……”她趴在刘晓云耳朵上悄悄地说了几句,刘晓云云里听得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位大姐拉着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工作证,明明白白的给刘晓云看了看,对她说:这位大姐拉着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工作证,明明白白的给刘晓云看了看,对她说:“别怕,跟我去做个证,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推荐指数:★★★★★
>>《如果生活可以选择》在线阅读>>



刘晓云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在人力市场看到的那位五十多岁的大姐就站在她面前,对她说:“不要怕,我们是……”她趴在刘晓云耳朵上悄悄说了几句,刘晓云云里雾里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位大姐拉着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工作证,明明白白的给刘晓云看了看,对她说:“别怕,跟我去做个证,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刘晓云傻呆呆的跟着大姐,走到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上。车子启动,她才回过神儿来,哇哇大哭了几声,心情才放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刘晓云看着大姐和蔼的面庞,原来……

这是一个犯罪团伙,在人力市场专门找妇女下手,大姐是埋伏在这里的便衣警察。

两个月前,大姐他们从被解救的人员口中得知,主要犯罪嫌疑人就在这个市场活动,而被解救的人,也是在这个市场被骗的。

重点嫌疑人,就是刚刚那个男人口中的红姐。刘晓云看了画像,确实和她有几分相似,特别是神态,和眉眼之间透出来的那股子痞劲儿,简直就是一模一样。难怪那个瘦高个的男人会认错人,就是刘晓云自己,也被这画像给吓一跳。

大姐说,路口和她搭话的那个小妹,也是他们的人。刘晓云从一出现,就被他们注视着,起初都以为她就是那位红姐。小妹是故意去和她搭话的。

最近这一段时间,大姐他们换了几批人,都没发现红姐的踪影。不想,今天却看到刘晓云,也意外的勾出来另一伙儿不法分子。

派出所里,刘晓云配合着大姐做完了她该做的事,大姐答应送她回家。

这真是有惊无险的一场遭遇,刘晓云算是逃过一劫。当时无论是不是同伙,只要被盯上,那绝对都是惨遭不测。

刘晓云看了看时间,她的丈夫何之洲也快下班归来,干脆就让大姐送她回自己家,她已经一个月没见到女儿的面了,刘晓云想看看女儿。

回到家,婆婆在厨房里忙碌着,她打过招呼之后,就回自己的屋子等。

没多久,何之洲准时下班到家,连一分钟的时差都没有,就那么机械,如同一个行路机器,按照设定好的时间和路程,完成任务。

何之洲看到刘晓云在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欣喜或者奇怪,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做着他自己原本就要做的事情。

拿毛巾,洗脸,擦擦头,再打打身上的灰尘。最后,将毛巾洗干净,挂回毛巾架。走到鞋柜边上,换拖鞋,来到衣柜前,拿出一套家居服,换上。再到水壶前,倒一杯温水,喝完,才开始做其他的事。

每天,何之洲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做同样的动作。曾经,刘晓云让他改变一下顺序,他都不愿意。但他不说,他只是依然按照他的方式,默默的做。

何之洲的自卑,已经深入骨髓,无法改变。他就这样,活在自己的沉默里。让自己卑微在尘埃中。

每天,只有他和女儿相伴的时光,才会有那么一点自信写在脸上。特别是女儿问他学习上的难题,他都能非常流利回答的时候,何之洲脸上,闪现着光彩。

刘晓云看着他做完他该做的一切,对他说:“我回来,你没看见吗?”

“看见了,我正准备弄好之后问问你需要什么!”

“你就不能先问我吗?你要做的那些狗屁事,洗脸换鞋换衣服,就那么重要吗?”

“哦,好吧,那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何之洲一边翻看着报纸,一边问。

刘晓云忍着心中的怒火,对何之洲说了今天她在人力市场的遭遇。

何之洲淡淡的哦了一声,没有对此发表任何的看法。

“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吗?”刘晓云忍不住问他。

“听到了。”何之洲顺便翻动了一页报纸。

“听到了?那你不问问我有没有什么不妥?”

“你这不是好好的在家了吗?这说明你没事啊。”

何之洲的话,听起来似乎是有道理的。可是刘晓云却听着不是滋味儿,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何之洲,你也太不懂人情了,我再没事,也想得到安慰啊。”

“哦,那你有没有事?”何之洲眼睛都没看刘晓云一下,就那么随口说了出来。

刘晓云觉得自己就像是多余的人,她的存在,打扰了何之洲的一成不变的生活。

刘晓云咽下了泪水,对何之洲说:“我走了。”何之洲依然是哦的一声。

刘晓云转身,眼泪扑哧一下流出来。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自家的小院儿。

天阴沉沉的,也许是太阳落山后,黑暗来临之前的那种压抑感,让刘晓云觉得胸中憋闷的难受。

她们之间,真的就只剩下一纸证书了吗?刘晓云觉得很委屈。

这样的婚姻,不是刘晓云一个人的错,更不是何之洲一个人的错。而是,两个完全不同生活轨迹的人,原本该是平行线,甚至是背离线。却硬生生的走到一起,变成了交合线。可是这样的两条线,除了那个交点之外,再无同路。

何之洲的悲哀,是时代造就的悲哀。刘晓云的悲哀,何尝不是呢?

无论是谁,在那样的年代里,都只想要好好活下去。(想想如今的生活,是多么该感恩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

有句俗话说的好:婚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

何之洲和刘晓云就是这个时代中,门不当,户不对的牺牲品。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造就出的两个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的两个人,三观是无法融合的。就单一个体来说,他们两个,谁都没错。错的,是不该一个为了攀附好生活,一个为了凑合过日子。

刘晓云站在天色渐暗的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心里很酸,满肚子的委屈迸发出来。她不管不顾的在大街上,痛哭着,似乎只有大声的哭,才能将她这么多年憋在心里的难受劲儿,释放出来。

她是委屈的,嫁给这样一个不解风情的丈夫也就算了。可这个丈夫根本就没有把她放进眼里,对待她,永远都是相敬如宾的距离感,就连话,都不舍得和她多说一句。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