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三十八章 引狼入室

发布时间:2022-01-15 17:02:38 来源:三三文学网

修仙界。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八个非常大的香炉摆在角落,浓厚的白色烟雾从香炉上的孔洞里升腾而出,将整个宫殿弥漫得烟雾朦朦胧胧。宫殿内空无一人,上首摆着一只非常大的灵兽雕像,周身隐在烟雾中,朦朦朦胧胧胧看不明明就。雕像突然张嘴,吐出单调的声音:“怨柔死了?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


推荐指数:★★★★★
>>《符师不羡仙》在线阅读>>



修仙界。

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

八个巨大的香炉摆在角落,浓郁的白色烟雾从香炉上的孔洞里蒸腾而出,将整个宫殿笼罩得烟雾朦胧。

宫殿内空无一人,上首摆着一只巨大的灵兽雕像,周身隐在烟雾中,朦朦胧胧看不分明。

雕像突然张口,吐出沉闷的声音:“怨柔死了?”

下方亮起一道白光,另一道声音从中传出:“正是,连您也听说了吗?”

“可惜,”雕像叹息,“尸体找到了吗?”

“没有,我们的人赶去的时候,尸体已经被那群流民烧了。”

“那储物戒想必也没拿回来了。”

“……是。”白光里的声音停顿片刻,问,“怨柔的储物戒里,有什么要紧的东西吗?”

“没什么,只是她上一个任务还没交,不知完成了没有。”雕像道,“不过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一本关于符箓的偏门秘籍而已,丢了就丢了吧。”

……

依山傍水的山谷内。

江茕星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以为从此可以过上神仙般逍遥快活的隐居生活,结果没想到,这只是她苦难的开始。

画符比她想象中难多了。

“初阶符箓分为防御,治疗,辟邪,护身四大类,中阶分为……”她念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问石跃人,“叔,那你之前给我看过的现形符和通讯符属于哪一阶?”

“没有品阶,硬要说的话,属于入门级的生活常用类。”坐在不远处钓鱼的石跃人道。

呃……

江茕星低头继续念:“……画符时,一旦出现偏差,轻则吐血,灵力紊乱,严重则有可能导致寿元大减迅速衰老,经脉断裂,乃至死亡……”

妈耶,好恐怖。

她脊背上当即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不必在意,”石跃人的语气毫无波澜,“只要是修仙者,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就好比凡人走在路上会有被马车撞死的风险,属于极小概率事件,不必太过担忧。”

江茕星干笑两声:“呵呵,那就好。”

石跃人放下鱼竿,来到院子里,从储物戒里取出画符所需要用到的工具:“那些科普看个差不多就行了,时间久了自然会熟记于心,凡事都要实践才有成效——先画个最简单的现形符吧。”

他抽出一张成品,放到江茕星面前,让她照着画。

江茕星看着那如同迷宫一般复杂的符箓,目瞪口呆:这叫最简单的?

“切记,画符需要一气呵成,中间只要灵力稍有停滞,就会有被反噬的风险。”

“反噬会怎么样?”江茕星追问。

“你刚刚不是自己念过了吗?”

江茕星逐渐凝固。

吐血?经脉断裂甚至死亡?

“呵呵……”她惨然一笑,“有没有凡人用的普通纸笔?我先练练。”

……

山谷的隐居生活,江茕星这个死宅适应良好。

但石跃人就不一样了,他喜欢游山玩水,长期呆在一个地方,跟坐牢差不多,没过两天就开始坐立不安。

憋了几日,他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出门:“你先画着,我出去买壶酒。”

正坐在院子里画符的江茕星没有多想,头也不抬地答应一声。

石跃人迫不及待地离开,临走时道:“我就在附近的村镇,很快回来,要是有什么事,用通讯符联系我。”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江茕星坐在石凳上,晃了晃够不到地的脚丫,老气横秋地道。

石跃人看得一乐,放下心来,离开山谷。

山谷外,是连绵的绿涛,随着风不断起伏。

临近午时,远处隐约有炊烟袅袅,一派岁月静好。

石跃人来到附近的一个小镇,熟门熟路地穿街过巷,绕到一家酒坊门口,掏出几块铜板。

自打离开山谷后,倒是很久没来了。

酒坊老板眯着眼睛打量他片刻:“你是……石兄弟他爹?”

石跃人一顿,片刻哈哈笑道:“对,我俩长得像吧?”

之前因为动用禁术导致外貌老了不少,没想到这老板竟然还能认出自己,这让他不由得生起几分被人惦记的愉悦来。

“石兄弟呢?他好久没来了,”老板替他将酒葫芦灌满,没等他感动便继续道,“他还欠我三个铜板的酒钱呢。”

石跃人唇角刚露出的笑意霎时凝固,沉默片刻又掏出三个铜板:“……我来给。”

巷子尽头,不起眼的杂物堆里,一个灰不溜秋的小乞丐蜷缩着,缓缓抬起眼皮,盯着石跃人的手。

拿到欠款,酒坊老板的态度一下子客气许多,将酒葫芦递还给石跃人:“下次再来啊。”

石跃人扫兴地摆摆手,转身往回走去。

那小乞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猛地站起身,炮弹似的冲过去。

石跃人正忙着解馋,没有注意到身后这毫无杀伤力的小东西,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个正着,酒葫芦差点脱手飞出去。

他一把抓紧手里刚打的酒,心有余悸地低头,看向死死地拉着他腰带不放的小屁孩:“咳咳……小崽子,你要干什么?”

小乞丐不说话,直愣愣地盯着他。

“你要喝酒?那可不行。”石跃人抠门地将酒葫芦收进储物戒。

酒坊老板听见这边的动静,探头出来看了一眼,开口道:“这小孩在我这儿蹲了好几天了,不知道哪儿来的,赶也赶不走,今天头一次挪窝,你不如把他带到慈幼局去吧。”

慈幼局是朝廷提供给孤寡老人和孤儿的住处,几乎每个镇子都有,只不过里面待遇如何,就各不相同了。

“行吧。”石跃人看着这不出声的小崽子,决定多走几步,把他丢到慈幼局再走。

镇子不大,慈幼局没几步就到了。

这里很好找,只剩下门框的大门,和里面杂草丛生的破烂屋子,一缕阳光从破洞的屋顶落下来,将一片狼藉的室内照得一清二楚。

如此独一份的景象,非慈幼局莫属。

看着这鬼都不乐意呆的破烂危房,石跃人犯了难:“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啧……”

他低头看着依旧拉着自己的腰带不撒手的小乞丐,跟他商量:“要不我把你送到官——”

还没说完,一道淡淡的香气飘进他的鼻子。

“阿嚏!”石跃人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我刚刚要说什么来着?哎,来不及耽搁了,你先跟我一起回去吧。”

说完,他召出飞剑,拎起这个捡来的小崽子,往山谷的方向飞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