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五十六章救治手段

发布时间:2021-11-26 01:40:19 来源:三三文学网

有些医师,更有甚者连为什么要这样穿都不明白了,却明明狂热分子的盲目跟风。照着胡在扩穿着装扮依葫芦画瓢。更有甚者,刻意模仿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能超越本身,超脱一切自我。胡在扩望着周围一堆医师大夫,口罩更有甚者用上了上好的绸缎,除了刺绣绣字的,花里胡哨,不亦乐乎,他会觉得自照着胡在扩穿着打扮依葫芦画瓢。。


推荐指数:★★★★★
>>《女配在种田文苟住了》在线阅读>>



有些医师,甚至连为什么要这样穿都不明白,却偏偏狂热的跟风。

照着胡在扩穿着打扮依葫芦画瓢。

更有甚者,模仿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越本身,超脱自我。

胡在扩看着周围一堆医师大夫,口罩甚至用上了上好的绸缎,还有绣花绣字的,花里胡哨,不亦乐乎,他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瞎了。

真不至于!

这就是一预防病菌的口罩而已,多清洗消毒也就好了,哪里用得上丝绸?

也太奢侈了。

不过,胡在扩也只是眼红几眼,别人想怎么搭配怎么着装,那都是人家的事情。

他上去就指指点点,说你那口罩有问题,你应该用我这样的口罩,而不应该用丝绸做的……吧啦吧啦吧啦!

人家还以为你对他有什么意见,或者是红眼病犯了,见不得人家用好东西。

胡在扩心里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算了算了,他自己都还没搞懂使用口罩的基础和原理,就别献丑出去丢人了。

这段时间,不止是胡在扩等医师在努力控制病情,想要将疫情稳定。

唐景云也在不断压榨脑子里的东西。

什么防范疫情的小常识啊。

勤洗手,戴口罩,少聚集,保持卫生分餐制,时常清洁和通风……

甚至唐景云将现代的一些小儿歌都写了出来,让赵大魁跟胡在扩有意识的流传出去,让人传唱。

勤洗小手剪指甲,勤洗澡来勤换衣。

戴好口罩防病毒,睡前记住要刷牙。

早睡早起要坚持,身体健康少生病。

……

待传进知府耳朵里的时候,连带着口罩这个词语都带火了。

因为大多数儿歌里都有这个词语,而胡在扩等位列前线的医师大夫们又以身作则的佩戴了口罩。

名人效应的激发之下,口罩在府城一时间卖得火热朝天。

不管是布坊还是裁衣店,只要沾了口罩一点半点生意的,那是赚得盆满钵满。

唐景云是第一批带起口罩的人,赚得自然更多。

不过,这些是跟赵小舟、赵大魁合伙做的生意,分账之后,虽然也不少,却没那么夸张了。

唐景云这边努力抗击疫情,胡在扩带着一众医师大夫努力控制疫情,并且研究药方,赵小舟和谢照暾这边科考却也在继续进行。

而且,随着考场气氛越发凝重,更多的考生心神被分散,心思存乱间,有些考生脑子一片空白,死记硬背的知识点都忘得一干二净,后面的卷子一个字都填不上去。

谢照暾和赵小舟两人还好点,却也被考场的古怪氛围弄得紧张兮兮的,第二天傍晚,由衙差送来的饭菜都有些吃不下。

不过,不吃的话,恐怕身体情况会更加糟糕,两人也只能憋着吃下。

到了第二天早上,两人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状态实在不好起来。

连吃了好几天的灵参果,两人身体虽然都有些不舒服,却没有生病。

就是谢照暾和赵小舟两人的考场近乎都被搬空了。

不是这些考生作弊被抓住撵了出去,而且身体实在吃不消,再加之心里胡思乱想之下,大多数人都打退堂鼓,或躺,或走了出去。

相比之外面消息流通,封闭在考场内的人其实更加心慌。

有时候无知是福,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心里的惊惧恐慌甚至更深。

赵小舟和谢照暾两人其实也想中途开溜。

毕竟,他们之前都见过,这次的风寒来势汹汹,恐怕有向瘟疫靠近的情况,他们也惜命,万一有个不对,传染上了点什么,那可是哭都没地儿哭。

但是,往往,风险伴随着收获,收获与风险相协。

这一次仅剩下的考生并没有多少了,自己两人之前本就考的不错,这次府试已经是十拿九稳的结果了。

若是这个时候再退缩,那是怎么都亏了。

还不如留到最后。

毕竟,考场狭小封闭,真被感染了点什么,就算现在走也晚了。

两人抱着这样的心态,固执的坚持到锣声敲响的最后一刻。

只是,收卷时,看着穿着白衣白褂,脸上带着奇怪面巾,手上戴着手套的衙役,不止是赵小舟和谢照暾两人,所有人都很懵逼。

这是……在做什么?

“交了卷的先别急着离开,每人领取一只口罩,佩戴好之后再出去。”

两位衙役收着零稀无几的试卷,一位同样全副武装的衙役提着一篮子叫做口罩的东西,按顺序挨个儿发放。

当然,有考生在座的才发,出了考场的,自然是没有的。

赵小舟拿到口罩,一脸莫名的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出有什么特殊的。

所以,我们就那么见不得人吗!

连出个考场,都要偷偷摸摸的遮住面容?

“大人请稍等一下,我们……为何要佩戴这口罩?”

其中一个耿直憨憨问出了这个问题。

衙役回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为难他,直接开口解释道:“病从口入,疫从口出。这是知府大人要求的。”

“但凡有人上街,必须佩戴口罩,且口罩使用后须得每日用煮开的水消毒……”

简单解释了几句,衙役不敢耽搁,立即朝着下一个考场走去。

一个考场的人面面相觑片刻,还是乖乖的戴上了口罩。

因为一面边缘位置有缝制留下的线头,所以大多数人还是能分清正反面的。

赵小舟摩擦了一下拿到手的口罩,粗棉布制作,摸来略微有些咯手,不过,靠近面容那面倒是柔软贴肤。

赵小舟没有迟疑,摸索着找到两只耳畔,仿照着衙役的戴法,将之戴在了脸上。

收拾完东西,赵小舟提着自己的考篮走出考场。

抬头望了一眼。

考场周围只稀稀拉拉的站着些来接考生的人,并不多,但是确实如衙役所言,每个人脸上都戴上了口罩。

向之前的固定地点走了几步,果然看见了……大魁叔,以及先行一步出来的谢照暾。

两人都戴着口罩,看不见面容,不过单看身形,赵小舟认出两人并不难。

但是,牛车呢?牛呢?

他们就这么走回去吗?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