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032章 你哥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发布时间:2021-10-15 04:18:22 来源:三三文学网

抬头一看这三个脑子不不好使的,竟真的轻信了江允南的鬼话,挥起木棍较为集中全部火力就得朝她攻去。幼恩默默的叹了口气,将嘴里的蟹肉咽到,随后两指一转,将手里的筷子转了个方向。似是运筹帷幄,一点儿也不畏惧这三人的攻势。江允南见她一直镇定自若,没一点儿准备好逃走的架势,幼恩默默叹了口气,将嘴里的蟹肉咽下,随即两指一转,将手里的筷子转了个方向。。


推荐指数:★★★★★
>>《和男主一起穿进虐文后》在线阅读>>



只见这三个脑子不好使的,竟真的听信了江允南的鬼话,挥起木棍集中全部火力就要朝她攻去。

幼恩默默叹了口气,将嘴里的蟹肉咽下,随即两指一转,将手里的筷子转了个方向。

似是运筹帷幄,毫不惧怕这三人的攻势。

江允南见她始终镇定自若,没一点准备逃跑的架势,不由得有些慌。

虽说他方才凭自己的实力展现了坑队友之才,也做好了自己先跑留幼恩殿后的准备。

可幼恩是不是镇定过头了,这个时候还不跑,难不成是真想舍身为他殿后?

毕竟老乡一场,江允南忽然有些良心过不去,他戳了两下幼恩的肩膀,低声问:“不跑吗?”

幼恩没理他。

江允南觉得她这是被吓傻了,眼看着林超与的棍子就要打到她的头,他连忙拽住幼恩拿着筷子的手,准备带她一块跑。

他这一捣乱,把她手里的筷子都弄掉了。

幼恩眉心一拧,刚想起身反击,却在这时听见一声长喝。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是不是翅膀硬了?!还敢在书院斗殴,一个个的是不是都想卷铺盖回家了?!!”

来人身穿一袭白色长袍,头发极其随意地用一根白色发带绑着,身姿俊逸,瞧着不过二十五岁的模样,说话的语气却像花甲之年的老人在训斥孩童,和他这副样貌极为不搭。

若非是瞧清了来人的模样,幼恩还以为这是来了个书院的资深领导,过来制裁这几个坏学生,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然,这人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是她想要的资深领导。

她刚失望不过一刻,便瞧见一副惊人的场面。

只见这人忽然抬手,拂袖间缓缓运功,将一股气力分成三股,分别带着飘荡在空气里的三片落叶,径直朝林超与三人射去。

这落叶渐渐变快,待到林超与三人身旁时,竟能直接将他们手上的木棍撞飞。

幼恩看见这副场面,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这样的武功,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也太离谱了......这就是二狗书里的世界吗?原来这里的人都这么牛的吗?

可为什么她身为反派,就没人家这么厉害?

同样看呆了的还有她那位老乡江允南。

江允南嘴唇微张,还保持着和幼恩开口说话的幅度,良久都没反应过来。

苏砚这时也已站起了身,他本想过去帮幼恩,奈何左之权拦住了他。

好在方鹤斋及时出现,制止了林超与三人。

他是此时唯一冷静的一个人了。

苏砚拱起手,朝着方鹤斋行了一礼,随即恭声道:“夫子。”

幼恩听见他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她学着苏砚的模样,也朝他行了一礼。

虽说这人确实不是资深领导,可单凭他方才的举动,足以得到她十万分之十万的尊敬。

方鹤斋朝着他们拂了拂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

随即便大步走向林超与,一脚踹开了他落在低上的棍子,揪着林超与的耳朵骂道:

“林复怎么养的崽子?!怎么把你养成了这副德行,生得丑陋也便罢了,还敢仗势欺人。

你平日里在外面胡闹也便罢了,老子我管不了这么宽。可你今天竟然把事闹到了书院,你信不信老子我现在就打断你一条狗腿?!”

虽说他字里话间也不文明,可幼恩听了就是高兴。

这种话她还能再听三百遍。

怎一个爽字了得!

林超与耳朵被他揪得疼,却不敢抵抗,他清楚方鹤斋的能力,也明白自己惹不起他,只能哭着求饶:

“方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哎呦疼疼疼......您就看在父亲的面子上,饶了我这一回吧......”

他说得可怜兮兮,幼恩甚至有些怀疑,这还是刚刚那个嚣张跋扈的林超与吗?

怎么方鹤斋一来,这只想咬人的恶狗,就变成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

方鹤斋可不吃他这一套,他拧着林超与耳朵的手又用力了些。

“老子凭什么要看你爹的面子!你也不看看,就你爹那个熊德形,他有什么面子值得我给的?!他还有脸吗?

他的脸,不早就被你这个无赖给败光了?!”

“方叔,您...您不能这样说,再怎么说,我爹和您相识一场,您这样说传出去了多不好。”

“你这个役夫!还知道丢人?要是知道丢人就赶紧给我滚出去,自己回去收拾东西,别耽误我们书院的学子读书!”

说着,他又一用力,将林超与甩了出去。

林超与被丢出去三步远,才站直身,也不跟方鹤斋再说些什么,直接转身跑了出去。

陆璟和左之权见状,也不敢多留,脚上的动作一个比一个快,争相恐后的跑出了院子。

就算方鹤斋在这书院里只是一个夫子,却也有让这些无赖畏惧的能力。

幼恩见麻烦被他火速解决,心下对他的敬意更深了些。

苏砚为方鹤斋斟了一杯茶,请他坐下。

方鹤斋坐下之后,苏砚问:“夫子是何时回苏州的?”

方鹤斋喝茶的动作很雅致,和方才他骂人时的模样大相径庭。

“今日辰时方至家中。”他轻声答。

若是没见过刚刚那副场面,幼恩瞧见此时的他,怕是会将他与史书里的诗圣诗仙等文人墨客列为一类人。

可她刚刚瞧了个清楚,此刻只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和耳朵都出了问题。

怎么会有人声音和举止变得如此快?

他好像能在骂人与饮茶这两种事中收放自如。

苏砚笑道:“先生可与我家兄长见过了?兄长若是得知先生你回来了,必然会很高兴。”

“哼!”方鹤斋忽然将茶杯重重放到桌上,面上浮现出怒气,这怒气看起来像是演出来的,好似在掩盖些什么。

幼恩从他的情绪里觉察出一丝委屈。

“一提起他我就来气!我今早刚到苏州,连歇都没歇,便跑去寻他。谁料竟在街上瞧见他和一个女人走在一块!还给她买糖人!气死我了!

苏砚,你老实给我交待,是不是有人给你家兄长说媒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