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029章 她又不是圣母

发布时间:2021-10-15 04:18:14 来源:三三文学网

林羡鱼我以为幼恩是答应下来帮她了,心下一时之间欣慰,面上愁容一刹那全部消失了。岂料就在这时候,幼恩在她耳畔轻声道了一句:“给你出个主意,干脆,你让林超与永远是进不了书院,干脆你现在的拾掇东西,离开了苏州城。”话音方落,林羡鱼面色一僵,待反应时回来后,整张脸都谁料就在这时候,幼恩在她耳畔低声道了一句:。


推荐指数:★★★★★
>>《和男主一起穿进虐文后》在线阅读>>



林羡鱼以为幼恩是答应帮她了,心下一时欣喜,面上愁容一瞬间全部消失。

谁料就在这时候,幼恩在她耳畔低声道了一句:

“给你出个主意,要么,你让林超与永远进不了书院,要么你现在收拾东西,离开苏州城。”

话音方落,林羡鱼面色一僵,待反应过来之后,整张脸都青了。

她极其无语地瞪了幼恩一眼,颇为嫌弃地说道:“这话还用你说?”

幼恩站直了身,轻轻掸落落在肩头的红叶,声音平静得很:

“离开林家来到书院是你自己的事,这烂摊子如何处理,也该由你自己想法子。我此前多次提醒你,已是仁至义尽。”

林羡鱼是女主,但不代表所有配角都要帮她。

她自己的事,本就该由自己想办法。

大家都是有头有手有脚的正常人,她遇到了麻烦,凭什么不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她是巨婴吗?做事还要用别人的脑子?

开玩笑,她苏幼恩又不是什么大爱无疆好事做尽的圣母角色。

她一介恶毒女配,凭什么要为女主肝脑涂地,献上良策?

是,女主的遭遇是挺惨的。

可她呢?她就不惨了吗?

她一个会被男主一刀砍了的恶毒女配,原本起点就比主角团低上一截,终点还是个死路。

让她去可怜女主,那谁来可怜她?

如今她要是屁颠屁颠地去处处帮衬着女主,以后就注定要成为她飞升的垫脚石。

从恶毒女配进化成惨兮兮的炮灰。

不好意思,这种成全她人放弃自己的大爱精神,她苏幼恩穿书前没有,穿书后也不会有。

这辈子,下辈子,她都不可能会有。

就算如今林羡鱼只是求她帮忙想个法子,不需要她牺牲自己什么,她也绝不会再为她浪费自己的脑细胞。

因为如今的林羡鱼,并不值得。

幼恩将她神色间的嫌弃尽收眼底,却也只是乐呵呵笑了两下,默默从她身旁绕过,跟上了前面的苏砚二人步子。

江允南有些好奇,他问:“那个沈鱼找你作甚?”

幼恩看了他一眼,随即直接坦白:“她不是沈鱼,她是林羡鱼。”

苏砚是她的亲人,江允南是她的同伴,早些将实情告知他们,对她而言,终归不会有什么坏处。

况且她也没答应过林羡鱼保密。

再加上江允南和苏砚都不会害林羡鱼,此事就算告知了他们,对林羡鱼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幼恩图的,不过是自己与亲人和朋友间的坦诚相待罢了。

这份坦诚虽是来得晚了些,但好在还得及。

江允南显然并不在意她此时才将这些事告知。

此刻的他,仿佛受了什么打击一样,整个人呆若木鸡,眼睛睁得大大的,许久才开口:

“我的未婚妻...是个皮肤黝黑,满是胡渣还凶巴巴的男人?”

幼恩淡定解释:“那是她的伪装。”

江允南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随即缓缓道:“吓坏我了,我的心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

苏砚这几日与他们成天呆在一起,显然已经习惯了他们两人偶尔间的语出惊人,也就没多在意他说的这句自己压根听不懂的话。

只是道:“瞧她如今这副模样,身上的伤应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幼恩点头,“看起来应是彻底好了。”

江允南拉住幼恩的胳膊,面色间写满了关切。

“兄弟,你和她现在是很熟吗?可否多给我讲一些她的事情?”

幼恩摇头,“不熟,一点都不熟。”

江允南嘴角一撇,嘟囔了一句:“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多点真诚吗?你都知道她这么多事儿了,还说不熟。”

幼恩没听见他这句话,就没理他。

——

林超与今日在街上闹了笑话,这事也传到了林复耳中。

林复知道后不但不怪他,反倒是极其关心他。

“今日那人可伤到你?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事?”

林超与指了一下随他一同回来的左之权,道:“爹,孩儿没事。只是左之权他被那女人踢了一脚,现在都没缓过来。”

林复瞧了一眼左之权的伤势,随即大怒:“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他们竟敢当街打人!”

若非此事确实是林超与有错在先,他一定要去讨个说法,把那女人押入大牢,为他们出气。

可如今他深知此事他们没理,压根就不能对她做些什么,只能骂道:“一个女人没半点女人样,上街抛头露面也便罢了,还敢对你们动手。

我看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没一点规矩,想必也是个没家教的泼妇!”

他连着骂了好几句,骂得都极其难听。

通判左霖听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我大明律法,未有哪一条规定女子不能上街抛头露面。”

闻言,林复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怒气未消,当即便瞪了左霖一眼,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指着他怒道:“迂腐!你就是个老顽固!迂腐至极!!”

左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乌袍上原本就不存在的褶子,声音平静如初:“迂腐的是大人,而非本官。”

左之权听到自家父亲说出这话,整个人都惊了。

他掌心微微出汗,神情里是肉眼可见的慌张。

“大人莫怪,父亲一时胡言罢了,大人莫要在意。”

林复不想和左霖计较,但也咽不下这口气。

他走到左霖身前,继续破口大骂:“你可以胡言,但你万不该像个疯狗!”

林复骂人时,唾沫与口水飞溅,溅到左霖沉着且冷静的面容之上。

左霖抬眸,与他对视。

视线交融之间,林复心中竟然闪过一抹慌乱。

只听到左霖声音很低:“知府该有个知府的样子,您贵为父母官,不为百姓排忧解难也便罢了,如今竟还不分青红皂白。

此事到底孰对孰错,知府心中莫不是一点都不清楚?我儿有错,你儿亦有错,错不在那女子身上。

女子也是人,她们有走出门的权力,有保护自己的资格。知府大人万不该把所有过错归于那女子一人身上,这世上本就没有这个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