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013章 两个男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发布时间:2021-10-15 04:17:27 来源:三三文学网

送到家后,苏砚便就准备好为林羡鱼处理伤口。幼恩则是坐在院子里发楞,她想不明白了,林羡鱼身为原文女主,身上怎会受这么重的伤?又为何欲图跳桥?算一算剧情,原文这个时候约摸着还未出六千字,女主便要跳河服毒自尽。二狗貌似够狠的。假若这一次她没能恰巧瞅见这一幕幼恩则是坐在院子里发愣,她想不明白,林羡鱼身为原文女主,身上怎会受这么重的伤?又为何欲图轻生?。


推荐指数:★★★★★
>>《和男主一起穿进虐文后》在线阅读>>



到家后,苏砚便开始准备为林羡鱼处理伤口。

幼恩则是坐在院子里发愣,她想不明白,林羡鱼身为原文女主,身上怎会受这么重的伤?又为何欲图轻生?

算算剧情,原文这个时候约莫着还未出六千字,女主便要跳河自尽。

二狗倒是够狠的。

倘若这一次她没能正巧瞧见这一幕,又或者撞上这事儿的是原文里的恶毒女配,原文里她那般嫉恨林羡鱼,撞见林羡鱼轻生,绝不会出手相救,说不定还会补上两刀。

若是如此,林羡鱼这一次岂不是死定了?

那这篇文岂不是——

女主卒,全文终?

这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她正想得出神,屋内忽然传来了一阵叫声,把她吓得一激灵站了起来。

“不要!不行!你不可以!”

是林羡鱼的声音。

屋内只留了苏砚和林羡鱼二人,此时发出这种声音,他俩是在干什么?

来不及过多思虑,她下意识觉得二哥危,随手拿起一把扫帚,便直接冲进了屋子。

一进屋,她便喊了一句:“放开我二哥!”

然,屋里的情形并不似她想象中那般......

此时,林羡鱼躺在榻上,用被子紧紧护住自己。

而苏砚,则是手持药箱站在一旁,满脸无奈。

他实在是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林羡鱼这样的女人。

她要他帮忙治伤,却不让他看她的伤口。

这要他如何上药,盲上吗?

不是所有大夫都有这种能力。

他治病只是业余,还没练到这一步。

要他闭着眼睛给她上药,他做不到。

苏砚放下药箱,极其无奈的望着幼恩,慢慢讲清了事情原委。

幼恩听完之后,不禁想要恭喜林羡鱼,再一次刷新了她对女主的印象。

从前她以为,二狗笔下的女主会是个傻白甜。

现在看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作精。

落得如今这副模样,约莫着都是她作的,她就是活该。

“林羡鱼,我告诉你,这次带你回来,给你治伤,纯属我家两个哥哥心善。你要是不愿意治伤,就给我起来。

别整得跟我家欠了你什么一样。”

她脾气向来不好。

说这些话,已是对林羡鱼十分客气了。

谁料她还没发火,林羡鱼便先怒了。

“我说过了,男女授受不亲!我全身都是伤,他要给我上药,难不成要让他把我全身都看光?!”

闻言,苏砚背过身,不再看她。

苍天作证,他只是想救她性命。

从未想过其他。

幼恩听了这话,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同为女子,她能够体会得到林羡鱼这种心情。

倘若换成她,她也不会愿意让一个陌生男子为自己全身上药。

这样一想,林羡鱼好像也没做错。

只是态度差了点。

差了亿点。

见幼恩一直不说话,苏砚轻轻扯了两下幼恩的衣袖。

“我没想看她。”他的声音很低。

幼恩与他对视,声音轻了许多。

“不用向我解释,我能明白。”

她自然清楚苏砚的品行,她自然信他。

林羡鱼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十分嫌弃地喊了一句:“你们兄弟二人到底在搞什么?!”

两个男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苏幼恩没理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对苏砚道:“二哥,你去请隔壁的茹阿婆来。”

茹婆婆是一代名医,她在苏州的住处正巧就在苏家旁边,两家住得近,关系这些年一直以来都很好。

苏砚的医术,便是从她那里学来的。

他眉心微拧,似乎有些为难。

“婆婆近来身体不好,已经许久没为人看诊了。”

幼恩垂眸思虑片刻,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展颜笑道:“茹阿婆有一个外孙女,也来苏州了。我前两天见过的,我记得,她也懂医术。”

苏砚终于眉心舒展,“我这就去请。”

如幼恩所言,茹阿婆院内果然有个看起来与他们差不多大的女子。

她身着一袭月白缎绣丁香对襟褂子,羽扇豆蓝祥云长裙,正在院内背着医书。

“味辛温。主痈肿,恶创,死肌,寒风,湿痹,四肢拘缓不收,风头,肿气,通凑理。一名官脂......”

苏砚下意识接了一句:“生山谷。《名医》曰:生南山及淮海边,十月取。”

他这一句,彻底打乱了女子背医书的兴致。

女子放下医书,望着他问:“阁下哪位?”

苏砚还未来得及做自我介绍,堂内便传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阿砚来了?是阿砚吗?”

他连忙道:“阿婆,是我来了。”

茹婆婆闻言甚喜:“快进来,快进屋来。”

苏砚进屋后,与茹婆婆寒暄了几句,便说出了自己这会儿过来的主要原因。

茹婆婆听后笑了笑,便朝那女子招了招手,唤她过来。

女子过来之后,茹婆婆便介绍道:“这是我家外孙女,姓谈,唤允贤。略懂医术,可随你前去。”

谈允贤听了这话立马问:“祖母,可是有哪家女子病了?”

茹婆婆点了点头,“阿砚家里有个病人,应是外伤,你过去为她瞧瞧吧。”

“祖母放心,我去去就回。”

谈允贤动作极其利落,很快便收拾好了药箱。

二人一同回了苏家,幼恩自谈允贤进家门之后,便总是不自主地瞧她。

瞧了一眼不够,还要继续瞧。

她还不是那种偷偷的瞧,而是直接光明正大的盯着瞧。

仿佛多看一眼,便能多赚到很多一样。

好在谈允贤一心都在检查林羡鱼的伤势,也就没注意到她。

大约对林羡鱼伤势有了了解之后,她便道:“诸位公子,还请在外稍候。”

见屋内已没了男子,林羡鱼满身气焰也就全都消了下去。

就好像是一只刺猬,收起了自己浑身的刺。

她全程都很配合谈允贤。

谈允贤很快便为她上完了药,在收拾药箱的时候,佯作漫不经心地道:“姑娘心中有恨。”

她似乎没想等林羡鱼回答,便继续道:“人这一辈子,都会遇到各种不顺的事儿。

你以后的日子还长,当好好生活。还有,这世间有万般善意,断不该受你半分敌意。”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