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010章 林羡鱼的悲惨开场

发布时间:2021-10-15 04:17:18 来源:三三文学网

林府。知府林复面色铁青,满腔怒意就得喷薄而出而出。堂内很静。没办法听见板子打在身上的声音。跪在地上的女子双手紧紧地捏着身上火红衣袖,板子一次又然后一次打在她背上。此时叶家众人大数皆在堂内,却无一人见状为她说情。满堂气氛愈加肃重,板子打在身上的声音愈知府林复面色铁青,满腔怒意就要喷薄而出。。


推荐指数:★★★★★
>>《和男主一起穿进虐文后》在线阅读>>



林府。

知府林复面色铁青,满腔怒意就要喷薄而出。

堂内很静。

只能听到板子打在身上的声音。

跪在地上的女子双手紧紧捏着身上火红衣袖,板子一次又接着一次打在她背上。

此时林家众人大数皆在堂内,却无一人上前为她求情。

满堂气氛愈发肃重,板子打在身上的声音愈发响亮。

被板子打过的背其实早已渗出鲜血,只是嫁衣火红,才替她掩去了殷红血色。

她强忍着痛意一语不发,始终倔强地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手执板子者对她从未留过半分情面。

即使自己打得有些累了,也不曾将动作放轻半分。

即使身受仗责者,乃是当今知府千金,林家二小姐林羡鱼。

自她今日逃婚被林府的人抓回,这仗责就没停下过。

算算打到现在,应是已打七十多下了。

按理说,这么重的板子,寻常人挨了三十下便该半死不活了。

纵然是再皮糙肉厚的人,也撑不过五十下。

可这林小姐受了足足七十多下,从始至终竟没喊过一声疼。

她一个女孩子,就算再抗揍,又能再撑多久?

怕是再挨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林复终于喊停。

打板子的人这才停下手上的动作,默默退到了一旁。

此时的林羡鱼已是极其虚弱。

一袭火红嫁衣还未来得及褪下,于这极其肃重的堂内显得极其刺眼。

见她始终不肯认错,林复怒气更盛。

他站起身,指着方受过仗责的林羡鱼骂道:“逃婚这样混账的事儿,你都能干得出来?!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给我们林家丢了多大的人!”

她终于抬眸,目光冷冷的。

那目光里却无半分怨恨。

尽管打骂她的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尽管她身上很痛,也未曾怨过他。

她早已过了怨恨的年纪。

“这门婚事,我林羡鱼已是逃了。要我嫁他,绝无可能。”

这声音虽是虚弱,却极其倔强。

林复被她气得不轻。

要知道,这门亲事对于林家而言至关重要。

若是能和苏州当地商贾势力最大的江家攀上亲,有了江家的帮助,他日后仕途必然能更上一层楼。

原本这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亲事都已办了,谁知这丫头竟在这种紧要关头,闹出逃婚这样的事。

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林复现在甚至想直接打死这臭丫头。

“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你知不知道,这一次你是坏了多大的事!”

林羡鱼冷笑:“不过是坏了您的仕途和财路罢了。”

“住嘴!你可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这个不孝女,我们林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人?!”

“您当真在意过我这个林家人?您为我指婚,逼迫我嫁入江家时,可曾想过我是林家人?这么多年以来,您可曾想过我也是您的亲生骨肉?

父亲,这桩婚事,您图的是江家的财,您图的,是江家的产业。

您可曾想过,嫁人对女儿家是多重要的一件事情?您可曾想过,您此前所做种种,早已是毁了我的一生。

您从未将我当作林家人,又凭什么指望我去为您争权夺势?您未曾拿我当作亲女儿,我又何必处处为林家着想?”

林复脸色更加阴沉,“我倒是真希望我们林家没你这个人!我林复怎么就有你这样一个不孝女?

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定下的事,你就该去做。这一次你这般胡闹,便是不孝!”

“从小到大,我已照着您的吩咐,做过太多不愿意做的事。”说着,她用手撑着地,缓缓站起身。

林羡鱼忍着背部疼痛,站得笔直。

她与林复平视,一字一句道:“您以为,我当真愿意当林家之女?”

乌黑的眸子似深渊一般望不见底,似寒潭一般只剩无望。

在林家熬过数十载,她太明白,怨恨的出口,是绝望。

她今日是干了逃婚那样混帐的事儿。

他要她与江家公子成婚,她逃了。

她就是不想嫁给一个自己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她是林家二女,上有大姐,下有三弟。

在林家,她最不受宠。

甚至可以说是受尽了虐待。

林复对她不好,整个林家都待她不好。

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她过得一点都不好。

若她有选择的权力,她绝不会再当林家的女儿。

尤其是这么一个受人厌弃的女儿。

林羡鱼不明白,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明明她和家中兄弟姊妹一样,都是林复的亲生骨肉。

可他林复却待她极差。

世上没人比他待她更狠了。

她想不通,她的亲生父亲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与江允南的这门婚事,甚至都不曾问过她半句是否愿意,便直接给定下来了。

仿佛她就是个随时可以被卖出去的便宜货,不值得他们思量。

她这一辈子,什么事情都可以妥协。

她什么都可以听林复的。

唯有自己的婚事,她不愿让他人作主,更不愿被他人这般随意定下。

她不愿嫁给江允南。

她曾经反抗过许多次,可都没有什么用。

为了不让她逃跑,林复会打她,会骂她,会把她关进阴潮恐怖的柴房。

会让她在那种可怕的环境之下,承受孤独饥饿之苦,独自熬着日子。

林家的人,待她一向心狠。

冬日,府上的大姐三弟都已用上暖和的炭火,穿上新制成的冬衣。

可林复偏是不为她院内添置炭火,不为她置办新衣,不问她的死活。

夏日,大姐三弟也有用不完的冰块来解暑,唯有她一人什么都没有。

在林家,她甚至不能向任何人去诉苦,她只能苟活。

因为整个林府根本就没人在乎她的死活。

林复这辈子终于在乎她是死是活,还是在江家提出这门亲事时。

这门亲事定下之后,她过上了几天被人关怀的“好日子”。

一天十二个时辰,她都被人盯得死死的。

没人在乎她是死是活,但有人在乎她是在成亲前死还是入江府之后。

她的日子真的太难熬了。

她所有对林复的幻想和希望,早已被消磨得一干二净。

在昏暗无光的日子里,在天寒地冻的冬天里,在受尽冷眼的生命里。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