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二十八章 初战之前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4:57 来源:三三文学网

李小幺望着他,曲着手指头,一字一句的吩咐道:“你昨天入城,做三件事,一,你会木匠活,入城去泥巷东头木作市,上回你们三爷带你来过一趟,仔细看一看木器行情,什么木头都是什么价,有什么很新鲜的家俱样子也没,这是第一件事,记住了了?”“记下来了!”孙七弟跟李小幺曲起第二根手指,“第二件事,这打听事,别光打听,多跟人闲聊聊,多聊!记着,一定要聊一聊笔架东山的孙大头领,好好夸夸孙大头领,其中三句话,一定要夸到:孙大头领是大英雄大豪杰,最恨狗官贪官,是个大好人!这一趟,至少要对五个人说过这三句话!对了,若有人问,就说你是笔架东山下张王庄的。”。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李小幺看着他,曲着手指头,一字一句的吩咐道:“你今天进城,做三件事,一,你会木匠活,进城去泥巷东头木作市,上回你们三爷带你去过一趟,仔细看看木器行情,什么木头都是什么价,有什么新鲜的家俱样子没有,这是第一件事,记住了?”

“记下了!”孙七弟跟着曲着手指答应。

李小幺曲起第二根手指,“第二件事,这打听事,别光打听,多跟人闲聊聊,多聊!记着,一定要聊一聊笔架东山的孙大头领,好好夸夸孙大头领,其中三句话,一定要夸到:孙大头领是大英雄大豪杰,最恨狗官贪官,是个大好人!这一趟,至少要对五个人说过这三句话!对了,若有人问,就说你是笔架东山下张王庄的。”

孙七弟半张着嘴,茫然看着李小幺,李小幺不跟他解释只言片语,只冷着脸问道:“听清楚没有?再说一遍,第二件是什么事?”

“听清楚了,第二件事,多跟人聊,夸孙大头领,是大英雄大豪杰,最恨狗官贪官,是大好人,至少夸五个人,俺是张王庄的。”孙七弟曲着手指重复道。

李小幺舒了口气,果然,这能逃出命的,都不笨!

“第三件,午正一定要赶到城门口的崔家大车店,等张狗子和姜顺才来,把这荷包给他们两个,把他们两个的话捎回来。

记着,他若说了谁家什么地方的,你一定要多问几句,问清楚了,谁去的,什么东西,反正,你能想的都问一遍,一定要问出来,回来告诉我,听到没有?”李小幺继续交待道。

这一件孙七弟听得明白,笑着点头:“五爷放心,俺都听清楚了,三件事,绝错不了!”

李小幺又排出十个大钱,递到孙七弟手里,“这是你今天中午的饭钱,晚饭赶回来吃。记着,那夸奖的话,至少说给五个人听,回来告诉我,说给哪五个人了,一个也不能少!”

“五爷放心!必定错不了!”孙七弟喜笑颜开的接过钱。十个大钱的午饭钱!能吃顿肉了!真是上好的差使。孙七弟咽了口口水,仔细收好钱,急奔下山,往郑城去了。

晚上,李小幺面无表情的听着孙七弟转着张狗子和姜顺才的话,咬着牙,狠狠的将第二天的四十个钱里扣了二十四个大钱出来,多话就得饿着!

从这天起,山上十五个庄户山匪,除了断了腿的石坎,和脸圆的实在让人过目不忘的张铁木,就连张大姐,也都去了一趟郑城,照着李小幺的吩咐,分别去了鱼市、花市、青果市等各个市,甚至佣作行,再有就是各个茶坊,到处夸奖孙大头领是最恨狗官贪官的大英雄大豪杰,然后再带些人名和地名回来。

张狗子和姜顺才果然不是笨人,连扣了两天钱,就醒过神来,无论去的是谁,再怎么问,半个字也不肯多说了。

腊月过了大半,姜顺才捎了信来,要见五爷。

第二天一大早,李小幺裹得厚厚的,坐了独轮车,和魏水生、李宗贵一起往郑城赶去。

巳正刚过,一行人就进了城,刚进大车店,姜顺才就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奔出来迎了上去。

大车店正是热闹的时候,人来人往,四个人进了店,放好车子,姜顺才熟门熟路的引着三人在旁边一处角落里坐下,李宗贵招手叫了掌柜过来,要了四碗茶汤。

姜顺才挨着李小幺坐下,眼风瞄着左右,声音压得低低的说道:“五爷,他们信阳总号来人了,来了七八个镖师,有一个,上回从咱们那,过过。”

李小幺松了口气,示意姜顺子先喝茶汤,见他一口气喝了半碗茶汤下去,才看着姜顺才,似笑非笑的问道:“你细说说,有什么想头也说说,这信阳来了人,为什么要见我?”

姜顺才看着李小幺,连连眨巴了几下眼,舔了舔嘴唇,咧着嘴无声的笑了,往李小幺身边凑了凑,低低道:“五爷一天四十个大钱让我和狗子看着那里,肯定是想带着咱们做笔大生意,这快过年了,信阳府那边空身来了几个镖师,肯定是这边有大买卖,这事,得赶紧告诉五爷您。”

魏水生高挑着眉毛,一脸惊讶的看着姜顺才。

李小幺弯着眼睛笑起来,拍了拍姜顺才的肩膀夸奖道:“有长进!这就对了,做事,得动脑子。不能光用蛮力,动脑子才能办大事,挣大钱!再说说,还有什么要禀报给五爷我的?”

“五爷,我和狗子轮着班盯着镖行里头,这信阳府来人前后,镖行接的活不多,都是小活,一两个镖师就上路了,除了这些,没见其它人上门。这单大生意,我和狗子没盯到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哪儿盯漏了。”姜顺才一脸苦相的看着李小幺,身子动一动,又动一动,浑身不安却又不敢不说。

李小幺歪头看着他,笑容一点点溢出来,片刻,才看着姜顺才,慢吞吞解释道:“这很平常,镖行的大生意,都是差人叫了镖行上门去说的,你自然守不到。”

姜顺才长长松了口气,端起茶汤,一口气喝了。

李小幺将自己面前的茶汤推给姜顺才:“早上没吃东西?把这碗也喝了吧,我不喜欢这个味儿。”

姜顺才连连点着头,也不客气,端着李小幺那碗动也没动过的茶汤,一口气喝了,抹了抹嘴,看着李小幺问道:“五爷,下一步怎么办?”

“信阳来的那几个镖师,每天出不出门?”

“出!他们日子过的舒坦!每天一早一晚都出来,到处找茶坊喝擂茶,还有梅花酒,天天去!”姜顺才一脸羡慕。

李小幺看向魏水生,魏水生垂了垂眼皮,李小幺转头吩咐姜顺才:“你去看看,他们这会儿在哪里,去了多长时候了,赶紧回来说一声,快去!”

姜顺才点了下头,立即跳起来跑了出去。

不大会儿,姜顺才就奔回来,轻轻喘着气:“五爷,在柳叶儿茶坊,刚刚去。”

“嗯,你和狗儿先回家吧,这几天辛苦了,别去好好歇一歇。”李小幺打发了姜顺才,三个人站起来出了大车店,转过几条街,寻了家脚店住了进去。

魏水生换了长衫,一幅翩翩浊世好书生模样。李小幺和李宗贵也换了身干净衣服。

三个人出了脚店,转过几条街,再转过一个弯,就看到了前面柳叶儿茶坊的黑底招牌。

李小幺脚步慢下来,轻轻拉了拉魏水生的衣襟,魏水生停步,低头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李小幺,意外的怔了怔,急忙伸手抓住李小幺的手,李小幺的手冰冷而潮湿,魏水生心底猛然涌起那股久违了的柔软和怜惜,鼻子酸软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急忙拉住李小幺,挪到街边角落里,温言软语的安慰她:“别怕,有水生哥在,幺妹别怕,没事的。”

李小幺干咽了几口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道:“没怕,没事,我就是头一回,有点儿紧张,没害怕,等会儿水生哥一定要小心点,可别让人瞧出什么不对。”

“小幺也知道害怕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什么叫怕呢。”李宗贵调笑了李小幺一句。

李小幺白了他一眼,从魏水生手里抽出手,拉了拉衣襟,定了定神,含笑示意魏水生:“林爷,走吧。”

魏水生抬手理了理李小幺的鬓角,点了点头,带着李小幺和李宗贵往柳叶儿茶坊一路过去。

三人一前一后进了茶坊,李小幺紧跟着魏水生,好奇的转头打量着周围。

茶坊不大,也就放了七八张桌子,墙上挂着几幅不知道谁画的山水风景画,画倒精致,可惜意境不高。两旁角落里放着高脚花架,上面放着腊梅盆景,虽说比不上太平府诸茶坊,可在这小而偏僻的郑城里,算是上是个上好的地方了。

魏水生意态从容闲适的四下看了看,不等茶博士过来,径直走到一处凹进去的窗户下坐了,茶博士跟上来,魏水生要了两碗七宝擂茶。

李宗贵仿佛是在寻人,四下看了又看,站在门口又踌躇了片刻,犹犹豫豫走到几个镖师打扮的人旁边坐下,陪着笑和茶博士打招呼:“我和人约了这里见面,等他来了再要茶吧。”

茶博士爽快的答应了,端了杯清茶过来:“客官先喝杯清茶,不急,慢慢等就是。”李宗贵急忙接过杯子,连声谢了,拘谨的坐下,一点点喝着杯子里的茶。

一杯茶没喝完,李宗贵突然站起来,惊喜的看着门外,抬脚奔了出去。

李小幺看向魏水生,魏水生缓缓放下手里的茶碗,轻轻皱起来眉头,“我差点忘了,还得到靴子铺走一趟,走吧。”

李小幺忙点头先站起来,魏水生招手叫过茶博士结了帐,带着李小幺出了柳叶儿茶坊,从另一条街往落脚的脚店走去。

刚转过一条街,李宗贵一脸笑,从街旁的店铺里闪身出来,跟在两人后头,一前一后回到脚店。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