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二十五章 打服收服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4:41 来源:三三文学网

“那个!”茶饭量酒博士撇着嘴,一脸鄙夷,“原来是是这街上的闲汉耍无赖,也不明白通了谁的路子,把妹妹作为礼物钱一脖做了小妾,从那起,他就抖出来了,这下好了,钱一脖被朝廷参革了,嘿嘿,这可是现世报!”“钱一脖?钱一脖是谁?”李小幺很好奇的问着。“咱们“咱们知州钱文宣,最能搂钱,从到了咱们郑城,就干了搂钱这一件事!咱们郑城啊,这地皮都让他刮低了三尺!呸!才撤了差!太便宜他了!照我说,就该杀头!那,这邸抄上有!”。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那个!”茶饭量酒博士撇着嘴,满脸鄙夷不屑,“原来是这街上的帮闲无赖,也不知道通了谁的路子,把妹妹送给钱搂子做了小妾,从那起,他就抖起来了,这回好了,钱搂子被朝廷撤差了,嘿嘿,这可是现世报!”

“钱搂子?钱搂子是谁?”李小幺好奇的问道。

“咱们知州钱文宣,最能搂钱,从到了咱们郑城,就干了搂钱这一件事!咱们郑城啊,这地皮都让他刮低了三尺!呸!才撤了差!太便宜他了!照我说,就该杀头!那,这邸抄上有!”

茶饭量酒博士愤慨的点着李宗贵手里的邸抄。

李宗贵上前拉着还要继续打听的李小幺,硬拖着她出了分茶铺子。

“小幺,别打听这些闲事,打听多了容易惹是非。”李宗贵低声的劝。

李小幺正想的出神,似听非听的点着头,突然转过头,看着李宗贵,“贵子哥,咱们再去打听打听,看看这钱搂子家是哪里的,他既然撤了差,肯定就得离开郑城,他有小妾,家眷行李……你说他是去太平府,还是回老家?”

李宗贵抬手抚着额头,他就知道,带她出来,准定出事。“小幺,我让你别打听这种闲事,容易惹事,容易……”

李小幺将邸抄塞进往李宗贵怀里,拉着李宗贵,嘻嘻笑着,“贵子哥,就打听打听,说不定,这是个好机会呢!咱们换个地方。走,去那边药铺,正好要买几斤金银花、接骨木、鱼腥草还有田三七什么的,那帮庄稼人练功,要是伤了筋骨,破了皮什么的,用点药能好的快些。”

李宗贵无可奈何的跟着李小幺进了空荡荡的药铺,一边买药,一边拧着眉头听着她和药铺伙计叮叮咚咚,欢快的说着闲话,该打听不该打听的,全都打听个没完,偏偏那几个伙计兴致比她还好,能说不能说的,全说给她听。

十几斤药买了大半个时辰,李小幺前前后后都打听明白了,这才将药铺伙计这也赠那也送,让她试吃的各种药丸,一样样包进药铺伙计找来的包袱里,足足包了一大包。

李小幺抱了药包,咬着颗伙计送的大山楂丸子当零嘴吃着,和哭笑不得的李宗贵出了药铺。

李宗贵背着十几斤草药,李小幺抱着那一大包药丸走在前头,蹦蹦跳跳的往大车店等李宗梁他们去了。

李宗梁一行,几乎和他们差不多时候到了大车店。

魏水生背着褡裢,和李宗梁两人空手跟在后头,张铁木和张大壮、孙玉山三个人,满脸红光的推着三辆堆满了大袋子的独轮车。

到了大车店门口,张兴旺迎过去,几个人利落的将车上的粮食袋子重新理了理,将石坎搬到车上平放捆好,李宗贵将药草堆在另一辆独轮车上捆好,魏水生抱起李小幺放到车上,张铁木四个人,推着独轮车,喜气洋洋的往城外出去。

路上,李小幺高高坐在独轮车上,舒服的靠着袋粮食,仔细的翻看邸抄,一边看,一边给李宗梁和魏水生念邸抄上各种各样的事:谁当了伐梁的将军啦,户部尚书被撤了差了,这郑城新委的知州是谁啦,原来的知州钱文宣因清野不利被撤了差啦······

李宗梁和魏水生凝神听着,张铁木听的满头雾水一脸茫然,这个丫头五爷,这又是什么门道神通?

连吃了几天饱饭,山上就焕发出一派勃勃生机。

李二槐又带着会点木匠活的张继旺和孙七弟进了趟城,买了斧头、锯子、凿等木匠工具回来,带着人上山砍了几棵树,忙了两三天,先给李小幺打了张床出来。

李宗梁和魏水生订了章程,给十几个人排了班,轮流到山下值岗。

其它的人,除了干活,就是由李二槐等人轮流领着练功。时不常的,魏水生带着几个人到山上去一趟,打些野物回来。

张大姐是个能干的,这样的大冬天,还能时不常的挖上几筐能吃的野菜回来。李小幺翻着那些树叶草根一样的东西看了半天,一样也不认识。

山上诸人,就连断了腿的石坎,虽说腿不能动,手可没闲着过,山上各人的草鞋,装粮食物品的筐子,都是他编出来的,他打出来的草鞋,比二槐打的穿着舒服。

李小幺不穿草鞋,这话是李二槐自己说的。

闲人么,就李小幺一个。

李小幺让二槐做了张摇椅给她,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把摇椅拖到太阳下,摇着摇椅,晒着太阳,看着张铁木和诸山匪们练筋骨、扎马步。

马步扎出个大概,李二槐就开始教招式,这个时候,李二槐严肃认真、威风凛凛,不管谁,只要有一丝做的不到位,不是肘踹,就是脚踢,只一下,就把人踹倒在地,然后一声大吼,那摔倒的,还得赶紧爬起来重新摆招式。

李宗梁、魏水生和李宗贵每天也是一大早起来先练功,枪刀舞得密不透风,惹得一帮山匪,特别是张铁木,简直是垂涎三尺。

平时忙完了,李宗梁几个有时也站在李小幺摇椅边上,手抱胸前,悠然看李二槐带人练功。

张铁木等人呼呼哈哈练了一阵子招式,李二槐一声令下,众人停下来,聚在一处喘着气歇息。

李小幺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从摇椅上跳起来,挽着李宗梁的胳膊笑道:“大哥也指点指点他们吧,正好让我看看大哥的功夫长进多少了。”

“你能看出什么?你哪懂这功夫上的事?”李二槐开心的笑起来。

李小幺白了他一眼,不理他,只摇着李宗梁的胳膊:“大哥一个人打他们十三个!以一敌十三!”

魏水生笑着揉了揉李小幺的头,“你这鬼心眼……”说着,转头看着李宗梁,示意那群不时瞄着他们的山匪,一幅鼓动的语气,“试试手?”

“好!”李宗梁也有些技痒了,痛快的答应了。

那边十来个人从李小幺叫着指点指点起,就凝神听着这边的动静,见李宗梁答应了,张铁木最兴奋,一下子窜起来,急忙挥手招呼着众人。

李宗梁带着微笑,闲散随意的走到院子中间站住,转头看着围在自己周围、一脸兴奋、跃跃欲试的张铁木等人,笑道:“我不用手,只用一条腿,不然你们魏二爷要笑话我欺负你们了。”

魏水生背着手,站在院子边上,听了李宗梁的话,一边笑一边摇头。

李二槐拍着双手,围着众人一边转圈,一边大声吼道:“好好打!谁要是脓包了,回头三爷我单独收拾他!”

李小幺眼睛亮亮,站在魏水生身边,一脸兴奋的等着看热闹。

李宗贵闲适的抱着手,挨着李小幺站着,斜着一条腿,冲着张铁木等人抬了抬下巴,带着丝不屑:“打他们这样的,哪用得着大哥,我去就行!”

正说着,张铁木猛的一跺脚,大吼一声,挥着拳头,冲李宗梁一个恶虎扑食。

李宗梁双手背在后面,抬起脚,极轻巧随意,仿佛就是随便抬了下脚,就正好踢在张铁木大腿侧面,以力借力,直踢的张铁木一个狗啃泥扑在地上,劲力还没能消,又往前滑了几步,后面十几个人紧跟着,一窝蜂冲上去,李宗梁一只脚又快又准,转着圈一个个踢出去,眨眼功夫,就将十几个人踢倒在地,在院子里倒成一片,捂着踢痛的地方,唉哟唉哟的叫个不停,李宗梁掸了掸衣襟,笑着退到了旁边。

李小幺拼命拍着手喝彩,魏水生抬手拍了拍李小幺的头:“这不算什么,他们刚扎了几天马步,没有半点章法,单凭着一股子蛮力,就这么一窝蜂往上冲,都是找打的。”

李小幺弯着眼睛笑着点着头,看着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一口接一口吐着嘴里泥土的张铁木,心情大好。

她真没想到大哥的身手这么好,早知道这样,前两天就该让大哥狠狠的打他们一顿,这收服人心,特别是象张铁木这样的,要让他服,就得先打得他找不着北,然后再给点甜头。

这十五个人,不,十四个,张大姐先不算,她自然有人去收服。这十四个有做山匪心的庄稼人,若不收拾的让他们心服口服,她和几个哥哥这山匪日子就没法过安心。

李小幺又看了两天,稍稍松了口气。

这帮人被李二槐狠狠练了五六天,又被李宗梁暴打了一顿。

隔天李小幺怂恿着魏水生又以一抵十三再狠打了一顿,魏水生下手可比李宗梁狠多了,直打得李小幺肉痛不已的赔了不少草药进去。

李二槐章法分明的操练和这好几顿打,让张铁木这帮山匪,再看李示梁他们四个,这目光就是从下往上,害怕中透出了信服,算是收服一半了。

李小幺暗暗松了口气,注意力转到了那些邸抄上。

可她手里的邸抄,只有这么几张,原来在太平府的那些东西,除了银子,别的什么也没能带出来。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