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十九章 做人的规矩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4:08 来源:三三文学网

“大哥但是先下车,这里离和县太近,路上人多,要是让人看见了,麻烦就大了。”李宗贵见状递过来缰绳。李宗梁答应下来了,和魏水生、李二槐三人挤到车上。李小幺怕把这头七老八十的老青驴累撂倒,不敢再坐到车上,和李宗贵一起,牵着驴,咬着炊饼,一路往信阳方向去了李宗梁答应了,和魏水生、李二槐三人挤到车上。。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大哥还是先上车,这里离和县太近,路上人多,万一让人看见,麻烦就大了。”李宗贵上前接过缰绳。

李宗梁答应了,和魏水生、李二槐三人挤到车上。

李小幺怕把这头七老八十的老青驴累趴下,不敢再坐到车上,和李宗贵一起,牵着驴,咬着炊饼,一路往信阳方向去了。

走了小半个时辰,路上行人稀少得老远也看不到一个了,李宗梁三个人下了车,李二槐牵着驴,李小幺坐在车厢门口,晃着腿,听几个哥哥说话。

“还有没有别的路?最好别走郑城。”魏水生一脸忧虑,看着李宗贵问了句。

李宗贵转头看向李宗梁,“说是如今只能这么走,原来一路往西南,往南越最便当,可如今南边打着仗,从黔州往北一路又都隔着大山,等咱们赶到,正好是大雪封山的时候,根本过不去,只能往北走,从郑城过去。”

“郑城挨着南越、梁和北平,这会儿北平和梁国已经打起来了,再过一两个月,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儿。”魏水生皱着眉头,十分担忧。

“连太平府都不太平了,哪还有太平的地方?乱了还好呢,趁着乱,咱们正好偷偷溜过去,反正大哥、水生哥功夫都好,咱们不怕打架!”李小幺甩着腿笑道。

“你二槐哥功夫也好得很呢!”李二槐见李小幺没提他,赶紧回头提醒。

李宗梁抬手敲在李小幺头上,“还偷偷溜,你看看你,这逃难逃得跟游春一样!”

李小幺缩了缩头,嘿嘿笑着没敢再多话。

走了两三天,出了和县,进了应县县城。

李宗梁几个卸下车,找了处隐蔽地儿躲着,李小幺和李宗贵牵着老青驴进了应县。

两个人谨慎的兜着圈子,查看了应县四门,那一溜五张的画影告示,四个门,竟然一张也没有!

李小幺凑过去,和守门的老卒说了半天话,问下来,原来这应县,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有人杀太平府官兵的这样的事,告示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那老卒还说李小幺瞎说,谁敢杀太平府上军?

李小幺和李宗贵一口长气松下来。原来那告示只发到了和县,看来官府还真是没把他们这点子事放到眼里,随便发个告示应付一下就算过去了。

两个人心情好极了,在应县逛了一圈,买了吃食咸菜,又买了一袋子米,临近城门,旁边卤肉铺子里,刚出锅的红卤猪头肉散发着极其诱人的香味。

李宗贵’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这些天,他们天天都是咸菜大饼,这猪肉的香味闻起来,简直让人想把舌头咬下来。

李小幺也咽了口口水,伸长脖子看着那锅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猪头肉,捅了捅李宗贵,低声建议道:“咱们到这里,也算是那个出来了,连告示都没了,要不,买两斤猪头肉回去,总要庆贺庆贺!”

李宗贵顿住脚步,咽了口口水,看着李小幺,却说不,却咧嘴笑起来,点了点头:“说的也是,那别多卖,省得大哥说,一斤吧,尝一尝味儿就行!”

“两斤!再少了,二槐哥连味都尝不出来!”李小幺一边说着,已经站到了卤肉锅前,一只手从李宗贵背着的褡裢里掏着钱,一只手指指点点,让掌柜切猪头肉。

既没了告示又吃了肉,五个人心情大好,一路上虽说还是小心翼翼,可到底心里放松多了,夜里睡觉也能睡安稳了。

又走了大半个月,这一路下来,竟然连半张告示也没再看到过了。几个人心情更加轻松愉快,遇到城镇,开始轮流进城采买东西、打听消息。

轻轻松松走了一个多月,路上,远远的能看到行动中的大军的时候越来越多,开始是偶尔看到一回两回,到后来,几乎是天天都能看到了。

几个人胆颤心惊,不敢再走大路,重新又走回了乡间偏僻小路。

走了两个来月,刚过了唐县,从半夜起,就下起鹅毛大雪。

路过一个镇子时,魏水生和李宗贵去买了两袋子炭,又给老青驴买了一袋子豆饼,背到车上放着。

李小幺窝在车里,守着红泥小炉,其余几个人轮流上车歇着,在大雪中艰难的继续前行。

已经是十一月底,临近腊月,这样的大雪天里,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一行人倒也轻松。

路上,李宗贵碰巧打了只傻乎乎的狍子,几个人那天晚上竟然还寻到了间破祠堂。

李二槐给老青驴找了处背风的角落卧着,喂了渗了豆饼的干草料,李宗梁提着枪,到周围巡查了一遍。李宗贵兴致勃勃的烤着狍子肉,魏水生架起铁锅,煮着米粥,李小幺缩在火堆旁,烤着火等吃。

几个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饭,烤着火,说了好一会儿话,算着行程,再有个十几天就能进到南越境内了,只觉得心里越发的轻松愉快。

歇了一夜,第二天,雪虽说小了不少,可还是飘洒飞舞停不下来,路上积了一尺多厚的雪,几乎看不到路在哪里。

几个人吃了早饭,等了小半个时辰,才出了破祠堂,赶着车上路。

路上果然已经走过了几拨行人,踩出了脚印、车印,几个人顺着脚印、车印,一路往郑城方向赶去。

中午没能找到歇脚的地方,几个人除了停下来喂了几次老青驴,干脆不再歇脚,从午后一直走到傍晚时分,一路上几乎没再看到过人。

临近傍晚,雪渐渐停了,远处通红的圆太阳在地平线上露出半边脸,冷漠的窥着世间。

前面不远,一辆车侧翻在路边沟里,一只车轮子留在路中间。

车子旁边,一个中年长工模样的人束手无策的围着车子转着圈,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戴着皮帽子,穿着厚厚的棉长袍,站在路中间的车轮子上,牵着匹大青走骡,脸冻的通红,焦急的看着中年长工和倒在沟里的车子。

魏水生和李宗梁停住,车子也跟着顿住,李小幺急忙从车里伸出头,顺着李宗梁的目光看向前面。

李宗梁示意李宗贵牵着老青驴,自己和魏水生、李二槐走了过去,李小幺急忙穿上鞋子,跳下车,跟上去看热闹。

围着车子乱转的中年长工长舒了一口气,急忙奔着三人过来,站在车轮上的男孩子也松了口气,咧开嘴笑了起来。

李宗梁和中年长工客气了几句,和魏水生一起围着倒在沟里的车子看了一圈,几个人先把车上五只箱子抬到路上,看着车子,也是束手无策,那车的车轴从正中断开,这车无论如何也没法再用了。

四人一起用力将车子抬回路上,放在路边不碍事的地方。

中年长工难为的看着路上堆着的那五个又大又沉的箱子,瞄着李宗贵牵着的驴和车子,陪着笑商量:“几位小哥,这位是我们家少爷,我们东家就住在前面村子里,几位小哥,您看,能不能搭您的车子,送一送,我们东家必定厚谢几位,我们东家是读书人,从前也做过官的。再说这天也晚了,几位小哥也正好到我们村上住一晚,明天一早再上路。”

李小幺跟在魏水生后面,听了中年长工的话,心里苦笑不已。

你们东家若是个大字不识的土老财,也许还能送送,又是识字又做过官的人家可去不得,做官的人都看邸报,这画影辑拿的事,邸抄上肯定有,说不定正好看过他们的画影图,正好认得,他们这一群逃犯,岂不是送上门了!

李小幺拉了拉李宗梁,低低道:“大哥,咱们还得赶路呢,哪有空给他们送箱子,他家,可是读书识字,当过官的,家里人肯定一会儿就找过来了,咱们走吧。”

魏水生皱着眉头,拉着李宗梁往后退了几步,扫了眼一脸哀求的中年长工和满眼期待的小男孩,语调犹豫,“虽说……可小幺说的也对,就是帮,也得小心点,最好别去他们村,他们是官家。”

“不是不帮,是没法帮!”李小幺急忙紧跟了一句。

李二槐袖着手,浑不在意的听着大家的商量,他不操这样的心,反正他听大哥的。

李宗梁转头看着地平线上残余的几缕落日余晖,又转头扫过四周的空旷寂静,和不远处黑森森的山脉林地,低着头思量了片刻,抬头看着魏水生,低声道:“不能不帮,昨晚上咱们就听了一夜的狼嚎,有几只都冲到祠堂边上了,这边离山里更近,只怕一落黑就有狼群猛兽出入,这是关着人命的事,不能不帮。”

“大哥等等!”李小幺眯着眼睛瞄着远处村子里的缕缕炊烟,踩着积雪往前紧走了几步,看着中年长工问道:“你们东家是不是就住在那边村子里?走过去也就小半个时辰?”

“是是是,就是那里,走走就到!近得很,就走走就到!”长工带着惊喜,急忙答道。

李小幺抿嘴笑着,转身回来,拉着李宗梁,低声说道:“大哥你听到了吧,他们走走就回去了,不过念着东西罢了,咱们不能为了替他们护那几箱东西,把自己搭进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