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十七章 行要有车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3:58 来源:三三文学网

李宗梁舒了口气,魏水生拧着眉头想了想,望着李宗梁商议道:“我看,明日也别那么早起程,咱们得添几件厚衣裳,昨天上就冷得透骨,要是冻病了,这麻烦就大了,小幺身子又弱,可不象咱们几个。反正,这往南越去的路,咱们也不熟,还得打探打探,我看,明日让小李宗梁咬着馒头,仔细想了想,慢慢点了下头:“还是你想的周到,那咱们今晚上就好好睡一夜,明天让小幺和贵子进趟城,荷包里的银子前儿都打点那几个官兵了?还有余下没有?”。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李宗梁舒了口气,魏水生拧着眉头想了想,看着李宗梁商量道:“我看,明天也别那么早启程,咱们得添几件厚衣裳,昨晚上就冷得透骨,万一冻病了,这麻烦就大了,小幺身子又弱,可不象咱们几个。再说,这往南越去的路,咱们也不熟,还得打听打听,我看,明天让小幺和贵子进趟城,添些衣裳吃食,再打听打听往南越去的路,贵子和小幺都机灵的很,你说呢?”

李宗梁咬着馒头,仔细想了想,慢慢点了下头:“还是你想的周到,那咱们今晚上就好好睡一夜,明天让小幺和贵子进趟城,荷包里的银子前儿都打点那几个官兵了?还有余下没有?”

“一个钱也没了,你们两个身上还有钱没有?”魏水生眉头紧皱成团,转头看着贵子和李二槐问道,两人一齐摇着头。

李小幺弯着眼睛眯眯笑着,得意洋洋的抬手拍着李二槐身上挂着的褡裢,“这里头,有的是银子!我一共攒了六两银子八十个大钱,都在这里头呢!走的时候,沈阿婆又给了我三两多银子,足够咱们用的了!”

李二槐咧嘴笑着,冲着李小幺伸出拇指:“我就说,幺妹就是……”

“二槐哥你吃馒头!别说话!”李小幺将手里的馒头塞到李二槐嘴里,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李宗梁和魏水生同时长舒了一口气,李宗梁心情轻松之下,点着李小幺,又笑又纳闷的和魏水生说话:“小幺怎么攒了这么多钱?六两银子八十个大钱!比我们三个挣得还多不少!”

李小幺得意的抬起了下巴:“那是啊!我是李小夭么!”

………………

第二天,天边刚刚泛起丝鱼肚白,李小幺就打着喷嚏,寒森森的在李宗梁怀里睁开眼睛,这一夜,她几乎没怎么睡着,刚睡沉就得冻醒,他们不敢生火取暖,这样深秋的寒夜里,真是冻得死人!

李小幺在林子里跑来跑去的暖着身子,看看时候差不多了,李宗贵背了褡裢,和李小幺一起,闪出林子,汇入早起进城的人群中,往城门赶去。

城门洞里,李小幺拉住李宗贵,指着告示和画像给他看,守门的老卒不耐烦的推着李宗贵的肩膀:“别看了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不是你们能挣的银子,年青伢子安份点!赶紧赶紧,办完了事赶紧回家安份呆着!”

李小幺冲李宗贵吐了吐舌头,李宗贵满脸喜悦的冲李小幺挤挤眼睛,两个人脚步轻快的穿过城门,先找了家钱庄,一两银子换了一贯大钱,李宗贵小心的装好钱,两人决定先找间旧衣铺子买衣服,新衣服太贵,再说也太招眼,还是买旧衣服划算。

可没走几步,就发现这和县虽小,却热闹得不堪。

大清早,这街上就人挤人,挤得几乎走不动路,李小幺紧紧揪着李宗贵,一边左右转头打量着两旁的店铺,一边嘟嘟嚷嚷的抱怨:“这里怎么这么多人?这和县,倒比太平府还热闹!”

“这伢子是太平府来的?是走亲戚还是路过?今天和县逢大集,一个月就两趟大集,哪能不热闹!平日里可没这么多人。”旁边一个脸色黎黑的老者背着手,一边随着人流往前走,一边笑着接过了李小幺的话。

李小幺吓了一跳,忙连连点着头,却不敢接话,她这是大意了,哪能说出太平府三个字来了。

李宗贵回过头,客气的回道:“路过的,和弟弟陪母亲到太平府看亲戚,我弟弟头一趟出远门,看什么都新鲜。”

“那是,小伢子头一趟出门,最是爱到处看个热闹,今天还真让他赶上了,这伢子,生得真是好,象大户人家读书的公子。”老者笑着打量着李小幺,连声夸赞。

李小幺陪着笑,和李宗贵两个,不动声色往旁边挤,仿佛被人群挤着,片刻功夫就远离了老者。

李小幺不敢再多话,两人闷声不响的又挤过两条街,在一个角落里站住,李小幺烦恼的喘着气,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连叹了好口气,低低抱怨:“真是不巧,赶上什么大集!”

“可不能算不巧,是巧了,这大集上,摆摊卖旧东西的比平时多得多,也便宜的多,你路上不是说想买辆车,我刚才仔细想过了,你说的有道理,那车虽说贵,可细想想,还真是用处极多,一来再赶路,就不用背着你了,你坐车就行,二来也能多买点吃食带上,咱们去车马行看看去?”李宗贵挨着李小幺,低声说道。

“好啊!”李小幺立刻兴奋了。

有辆车,那这一路上,可就便当的多了,再去买个红泥小炉,铁锅铜壶什么的,一路上,至少热茶热饭能时时吃上了,再说,躺在车上睡觉,好歹比在大哥背上睡得舒服吧!

两人顺着指引,一路挤到西城车马行,车马行里热闹非常,李宗贵掂起脚尖找到方位,拉着李小幺,往一堆独轮车挤过去。李小幺跟着李宗贵,好奇的看着那一堆木头车子,都是一个样子:中间鼓起个独轮、两条突出来一尺多宽的木格檐子,一个挨一个,也就是在大小上有一点差别。

李小幺拉了拉李宗贵,奇怪的问道:“你看这个做什么?”

“咦?你不是要买个车子?”李宗贵更加奇怪的回问道,李小幺一口气闷在胸口,指着独轮车,闷了半晌才说出话来:“不是这个车子,我说的是又能坐人又能装东西的车子!”

“这个车子就是也能坐人,也能装东西,你说的不是这个车子,那是什么车子?”李宗贵大睁着双眼,一脸纳闷。

李小幺闷闷的吐了口气,转过身四下寻找,她说不清,得指给他看。

转了半圈,一眼就看到辆崭新的棕盖桐油犊车,忙指给李宗贵看:“那,是那种车子,就是那个!”

李宗贵顺着李小幺的手指看向那辆油亮崭新的棕盖桐油车,连眨了好几下眼,一下子笑出了声,伸手拍着李小幺的脑袋:“小幺,那个车么,等哥发了财,再给你买吧。”

说着,拉着李小幺就要往独轮车堆里走,李小幺一把拉住他:“早先在咱们干活的地方,我问过郑掌柜这车价,咱们不买新的,买辆旧的,能买得起,去看看吧,这里肯定比咱们原先干活的地方东西便宜,去看看!贵子哥,去看看!”

李小幺拖着李宗贵一定要去看看,李宗贵烦恼的揉着额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拉着李小幺,往那片明显清冷的多的多的地方兜过去。

在一片新旧不一的犊车、轿子中,一头身上已经零零落落长着些白眼毛的老青驴和一辆破旧不堪的棕盖犊车,显得十分苍凉寥落的立在一个角落里,老青驴旁边,蹲着个头发凌乱的中年男子,正慢慢啃着手里干硬的黑窝头。

李小幺示意李宗贵,李宗贵拉着李小幺,退到旁边没人的地方,拧着眉头低声劝:“小幺,这车和驴,再便宜也得五六两银子,咱们统共就这些银子,到南江城还得走上两三个月,小幺,咱不要车了,啊?哥背着你走,保证不让你累着,走吧,咱去买别的。”

“贵子哥,你听我说,咱们得走两三个月,这往后就是越走越冷,咱们还得净拣着偏僻的路走,这一路上,肯定不能投村靠店,要是有了这车,你和大哥他们也能少吃些苦头,再说,真要是路上碰到……啊什么的,一上了车,人家就看不到了。

有了车,咱们再买了炉子、锅,还有炭,这一路上,不管在哪儿,咱们就都能吃上热饭热汤了。贵子哥,你说是不是?”李小幺摇着李宗贵的袖子,低声软语的连求带劝。

李宗贵被李小幺说的有些心动。

李小幺趁热打铁:“我也是心疼哥哥,再说,一直这么赶路,要是累病、冻病个一个两个的,那可怎么办?与其把银子花在吃药上,倒不如买下这车子,贵子哥,你说是不是?”

李宗贵转头盯着那破车老驴看了好一会儿,咬了咬牙,看着李小幺低声道:“你说的倒也在理儿,咱们去问问,若是五两银子能成,就买,若不成,就算了,成不?”

“行!”李小幺答应的十分干脆。

两人兜了个圈子,转到老驴破车前,围着转了半圈,旁边蹲着的中年男子忙握着黑窝头站起来,不停的弯腰,客气的有点儿谄媚的招呼不停,“两位小哥,这驴老是老了,可脾气好,再干个三五年都成!指定成!”

“这驴都老成这样了,脾气能不好么,就是不好,也没力气发脾气了。”李小幺嘀咕了一句,李宗贵笑着拍了拍她:“小幺别瞎说!”

李宗贵说着话,转头看着中年男子问道:“是您的车和驴?多少钱?”

“六贯……不不,五贯!五贯半!”中年男子十分不确定的伸出手掌,又缩了根手指回去,缩回去,又伸出来,含糊不定的说着价。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