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十二章 后有果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3:32 来源:三三文学网

李小幺呆看了一会儿,刚要后转身回家去,对面黄远山的屋门’吱’的响了一声,黄远山探也才,左右看了看,晃身出,走到院门口,往李家屋子这边看了几眼,李小幺下意识的闪到旁边,再往外看时,黄远山了出院门了。李小幺心里的不安如潮水般汹涌澎湃起伏,呆愣了片刻李小幺心里的不安如潮水般汹涌起伏,呆怔了片刻,转身奔进里间,飞快的将沈婆子新给她做的一身厚大夹衣夹裤穿上,从枕头下摸出她的银子荷包,贴身系好。。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李小幺呆看了一会儿,正要转身回去,对面黄远山的屋门’吱’的响了一声,黄远山探出头,左右看了看,闪身出来,走到院门口,往李家屋子这边看了一眼,李小幺下意识的闪到旁边,再往外看时,黄远山已经出院门了。

李小幺心里的不安如潮水般汹涌起伏,呆怔了片刻,转身奔进里间,飞快的将沈婆子新给她做的一身厚大夹衣夹裤穿上,从枕头下摸出她的银子荷包,贴身系好。

掂着脚走到门口,将门开了条缝,闪身出来,回手关了门,奔到沈婆子门口,不等她敲门,门从里面悄无声息的开了条缝,李小幺大喜,急忙闪身挤进去。

沈婆子轻轻栓上门,拉着李小幺坐到床上,伸手抚着她的头发,低低问道:“刚才那么大动静,出什么事儿了?”

“保长拿大哥他们抵了保里的征夫数,把他们都带去禁卫北营了。”黑暗中,李小幺低低的答了句,往沈婆子怀里挤了挤。

沈婆子呆了片刻,伸手抱住李小幺,眼泪落进了李小幺头发里:“这当了兵,哪还有个活路?!往后你可怎么办?”

李小幺伏在沈婆子怀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答道:“明天我去找哥哥。”

沈婆子好象明白了什么,抱着李小幺,默然片刻,低低叹了口气,“唉,这世道,没个活头,先歇下吧,明天什么时辰走?往后还回来不?”

“城门一开就出去。”李小幺没答沈婆子后半句问话。

两人正低低说着话,突然听到院门‘咣’的一声被人推开,沈婆子打了个寒噤,急忙站起来,掂着脚尖走到门口,透过门缝往外看,李小幺也紧跟在后面,也往外看。

黄远山提着只灯笼,满脸媚笑,侧着身子照着路,后面一个胖大的中年汉子,带着两个绑着绑腿、一身黑衣短打扮、打手模样的壮汉,径直往隔壁李家冲去。

李家的门被壮汉一脚踹开,眨眼功夫,两个人就退出来了,胖大汉子盯着黄远山,恶声恶气的问道:“人呢?”

黄远山拎着灯笼,冲进屋里看了一遍,出来又在院子里找了一遍,站到了沈婆子门口。

沈婆子急忙推一把李小幺,示意她赶紧躲起来。

李小幺退到角落里,咬着嘴唇,只恨不得一刀杀了这黄远山,这恐怕不只是趁火打劫,趁着这会儿就她一个人,要把她卖了,大约是最后一步了……大哥他们被拉了壮丁,必定和他脱不开干系!

李小幺一边飞快的转着心思,一边打量了一眼屋里,看着沈婆子,一脸苦笑,这屋里哪有能藏人的地方呢?

沈婆子急的原地转了个几圈,她这屋里,一眼就望到底了,根本没有能躲人的地方!

沈婆子拉着李小幺,掂着脚尖退到床边,黄远山的声音已经在门外响起:“沈阿婆,小幺在没在你屋里?我找她问两句话。”

“谁啊?”沈婆子掩着嘴,装出睡意朦胧的声音。

“是我,对门黄大,找小幺,问她两句话。”

“小幺住隔壁,刚才好象是……跟保长走了吧?我听着象是保长的声音。”沈婆子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小幺真没在你屋里?”黄远山用力推着门,推的门咣咣的响。

“看到她出去了,跟你脚后脚。”对门,柳娘子从门缝里胆怯的接了一句,

“滚回去!”黄远山一声暴喝。

沈婆子打着呵欠,装着不耐烦起来:“这大半夜的,你们两口子这是吵什么?李家在灯芯胡同新租了房子,东西都搬的差不多了,你有事到那边找找看看!”

门口静寂了片刻,听到院门’吱’的响了一声,沈婆子急忙奔到门后,提心吊胆往外看,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也没了动静。

两人不敢再说话,沈婆子按着李小幺躺下,凑到她耳边,声音压得几不可闻:“等天亮。”

李小幺顺从的躺下,却睁着眼睛,半分睡意也没有,这出城路上,只怕不会那么顺当,黄远山是个心机阴沉的,大哥他们征夫的事,肯定和他脱不开干系,他既然敢这样脚赶脚的来捉她,必是算着大哥他们回不来了,大哥他们…

李小幺连打了几个寒噤,明天无论如何不能晚了,只能她等哥哥们,不能让哥哥们等她!

大哥他们四个人一起逃出来,肯定瞒不了多大会儿,也许一离了军营就得被发现,她们会合了,就得立刻离开才行。

李小幺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静下心,才能盘算清楚。

明天万一有个万一,去哪儿躲一躲?

长丰楼?不行!这事关着逃兵,若直说,郑掌柜必定不敢帮,若瞒着,回头要是连累了郑掌柜,那就太过了。

去林家找林孝?李小幺在心里苦笑,她要是找去,林孝必定把她打包给林先生送去,去不得。

那……李小幺下意识的捏了捏脖子上挂着的玉葫芦,算了,这也是个没用的东西,她要是拿着这玉葫芦,因为四个哥哥当兵的事去求当朝丞相,那就是笑话儿了,就是去,也不过是赶去听一通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屁话。

明天,一定得溜出城去,菩萨保佑,明天能平平安安的出城,他们能平平安安的逃出去,和哥哥们再找个地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李小幺朦朦胧胧中被人推醒,外头天已经大亮了。

朝霞穿过窗户,照在床上,沈婆子正弯着腰,从床头的大樟木箱子里寻了件自己的长夹衣,和一个看着极其结实耐用的褡裢出来,拉起李小幺,将褡裢给她斜搭在肩上,仔细系好了下面的带子,捏着只旧荷包,塞到褡裢最里面的袋子里,将袋子口系紧,又拿了二三十个大钱,放到褡裢上面的大口袋里,再系好带子。再拿起夹衣给她往身上套。

一边套,一边低低的交待:“赶紧走吧,刚才我出去倒马桶,四下看过一遍了,没人,这荷包里有三两多银子,你拿着吧,阿婆还有,别跟阿婆客气,外头冷,多穿件衣服,往后一天比一天冷……幺妹子,可要小心哪,走吧,赶紧走吧。”

李小幺来不及多说,只顾连连点着头,紧跟在沈婆子后面,出了院门,辞了沈婆子,浑身警惕,沿着墙角疾步往东边走去。

李小幺转过一条巷子,汇入了无数早起忙碌的人群中,暗暗舒了口气,瞄着周围,挑了几个挑着担子,早早进城卖菜的农人,紧跟在他们中间,亦步亦趋,小心隐藏着身形,往东城过去。

太平府最大的菜市,就在东城,进城的农人,多是到那里卖菜的。

过了两三条街,李小幺裹了裹外面的长夹衣,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长丰楼,心里涌起无数伤感,唉,下次再到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到这太平府。

在这里住了大半年,这个繁华奢侈的城市,如同那个魔都,在她心里如家乡一般让人恋恋不舍。

李小幺的惆怅被一阵焦香的胡麻味驱散开。

路边姚记胡饼店正一片忙碌,临街的长案上已经放了十几只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胡饼。

李小幺咽了口口水,她紧张忙碌担忧了一夜,这会儿闻到饼香味,肚子里抽抽着,发出渴望的咕咕声。

大哥他们肯定也是一夜不眠,再一路逃过来,肯定更饿,他们必定不敢停下来买东西吃,只怕也没地方去买。

李小幺踌躇犹豫的放慢脚步,小心而不动声色的转头四下看了看,从挑菜急行的农人中间闪出来,躲进姚记饼店旁边的角落里,从褡裢里摸着一把大钱,拉了拉离她最近的伙计:“给我二十个胡饼。”

伙计探头数了数案子上的饼,一脸笑容高声招呼:“这位小哥,您稍等片刻,这里还差四个,一会儿就好,就一会儿!您稍候。”

李小幺勉强点了头,不安的来回挪动,不停的四下张望。

果然没等多大会儿,一炉饼就好了,伙计动作利落的将饼一个个叠起来,用麻绳系好,递给了李小幺。

李小幺接过一摞饼抱在怀里,舒了口气,刚转过身,抬眼就看到了黄远山。

黄远山迎着李小幺的目光,兴奋一跳老高,挥着胳膊大叫:“这里!在这里!快!捉住她!”

李小幺抱着饼,沿着街巷,撒腿就跑,跑的根本顾不得东西南北,只看哪儿人多,就往哪儿钻,耳边除了后面的叫喊和呼啸的风声,再也听不到别的。也不敢回头看,眼睛紧紧盯着前面人群间中的缝隙,在人群中,如同一只柳条鱼,窜得飞快,却怎么也甩不脱后面的叫喊声。

李小幺冲出一条巷子,冲过御街,冲进对面的巷子时,眼风扫过御街上刚刚散了早朝的官员车轿,突然调过头,一对冲进御街当中,奔进四五拨快慢有度的下朝官员车轿中间,紧跟在几拨车轿前后,用车轿挡着自己,透过车轿间隙,紧张的盯着在御街一边四下张望的黄远山和两个打手,更加小心翼翼,这会儿,她真恨不得融到那些随从中间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