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十一章 前有因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3:27 来源:三三文学网

李小幺卖光了枣儿,心情郁郁的躲在角落里听着满堂的义愤慷慨大方,同情的望着满堂高谈阔论的老少爷们,都是蠢蛋啊!打?打什么打!要带兵打仗,打得可都是你们的银子你们的人,一将功万骨枯,死的都是百姓!都是你们!唉,这仗真打出来,得死多少人?得花多少银子?太平府市井间激昂的战意瞬间不见了,整个太平府骤然沉寂。沉寂中隐着深深的恐慌和担忧。。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李小幺卖完了枣儿,心情郁郁的躲在角落里听着满堂的激愤慷慨,怜悯的看着满堂高谈阔论的老少爷们,都是蠢货啊!

打?打什么打!要打仗,打的可都是你们的银子你们的人,一将功成万骨枯,死的都是百姓!都是你们!

唉,这仗真打起来,得死多少人?得花多少银子?

这样的大势下,自己刚刚有点起色的小日子会怎么样?

就算一时半会,战火不会烧到太平府,可她的生意肯定要艰难的多,再说,这战一旦打起来,吉凶就难说了,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北平国隔天就能杀进梁国,这明明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中间会没有预谋?那简直是笑话儿!

北平国早有预谋,吴国呢?

这太平府会不会也被人屠了城……可还真是说不准,林先生和智静不就早早开溜了么……

李小幺的担忧隔天就应验了,吴国也对梁国宣了战。如今吴国南边还在和南越打着仗,再和梁国宣战,这和宣战旨意同时出来的,就是户部的加赋令和兵部的征夫令了。

太平府市井间激昂的战意瞬间不见了,整个太平府骤然沉寂。沉寂中隐着深深的恐慌和担忧。

这加赋和征夫,关系着家家户户。

李宗梁不让李小幺再去长丰楼卖枣儿,李小幺心里莫名的总是忐忑不安,也不敢再去卖枣儿,和温娘子结了帐,就天天跟着魏水生一起进出,安安静静的喝茶看书。

可该来的还是来了,这天晚上,李宗贵刚刚到家。这一阵子,长丰楼歇业的时辰也早了不少,他比往常早了一刻多钟到家。

仿佛早就等着他一般,跟着李宗贵的步子,保长陪着四五个官兵进了院子。径直走到李家屋门前,四五个官兵推门就闯了进去。

保长哈着腰,对着个小头领模样的官兵介绍:“就是这四个,个个都是好功夫、您看看这身膀,我就跟你说,咱保里不会糊弄爷的差使。”

李宗梁迎了上去,魏水生伸手拉过李小幺,把她护在身后。李二槐不时瞟着屋角竖着的长棍,李宗贵轻轻捅了捅李二槐,示意他官兵手里的明晃晃的刀枪。

李宗梁陪着笑,拱手问道:“保长,这位爷,不知有何吩咐。”

小头领背着手,晃着上身,慢慢围着李宗梁转了两圈,一边转一边上上下下的打量,满意的点了点头,站住,转回身,再打量魏水生等三人,直看的一脸笑,抬手重重的拍着保长的肩膀:“不错不错!回头爷给你请赏,好了,你们保里,有这四个壮汉就够了!”

保长长舒了一口气,不敢看李宗梁等人,哈着腰往后退:“那人就交给爷了,我还得赶紧各家看着收银子去,就先走一步了。”

“去吧去吧!”小头领随意的挥着手,转头看着面色铁青的李宗梁等人,打了个呵呵,“好了兄弟,别他娘的哭丧个脸,当兵吃粮不算好事,可也不是坏事,就你这身膀,还有这么几个兄弟撑着,几场仗打下来,就升上去了,回头捞个封妻荫子什么的,可不比什么都强!赶紧收拾收拾,跟爷走!”

李宗梁一把拉住小头领问道:“兄弟有句话想问一问,”

“问吧,往后咱们就是兄弟了,只管问!”

“这保长把我们兄弟四个算在他们这保里,就算是充够了这征夫的数了?”

“嗯,是!就是这样!”小头领昂着头,晃着腿,痞气十足,满不在乎,“兄弟,不拿你这样的外乡人顶,拿谁顶去?行了行了,别问这个了,这是你的运道也说不定,你看看你这身膀,又会功夫,不当兵吃粮那就是可惜了!凡事往好处想想,行了,赶紧走!”

李宗梁咬着牙正要再说话,魏水生轻轻拉了拉他,看着小头领,客气问道:“这位大哥,今晚就得走吗?我们兄弟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总有些东西要收拾收拾,还有几个长辈兄弟总得去道个别,要不大哥留个地名儿,我们兄弟明天一早过去找大哥您去,您看成不成?”

“唉!”小头领长叹了一声,用手背挥着魏水生:“这位兄弟,不是大哥不给你方便,上头压着呢。”小头领转身拍着旁边一个官兵手里捧着的厚册子:“这上头的,今晚上,一个不落,全得拉到营里去,明天天不亮,就得操练了,知道你们兄弟回来的晚,大哥我一直等到现在,今晚上你们不到,大哥我一顿水火棍就得挨身上!走吧。什么时候了,还管他娘的什么礼数不礼数的?要收拾东西也行,我和兄弟们在外头等着,快着点,兄弟们可累了一天了!”

李宗梁眼角抽动了下,魏水生用力捏着他的胳膊,陪笑接着问道:“既然这样,不能为难大哥,大哥贵姓?”

“免贵,姓牛!”

“牛大哥,一会儿咱们要去哪儿?明天去哪里操练?牛大哥,我们有个嫡亲的妹妹寄在城里婶子家,总要托邻居捎句话,告诉妹妹个去处。”

“那倒也是!”小头领得得瑟瑟的抖着腿,点了下头:“等会儿去下禁卫北营先住一晚上,离北门不远的地儿,明天城门一开就出城,去北大营操练!”

“多谢牛大哥,大哥和几位兄弟先在门外等等,我们兄弟几个收拾几件衣服,再跟隔壁打个招呼,托她给我妹妹捎句话,就能跟牛大哥走了。”

“衣服就不用收拾了,当兵就是吃粮穿衣,收拾了衣服也穿不上,把银子收拾上就行!”小头领一边说着,一边挥着手,带着几个官兵站到院子里等着。

几个人没敢关门,李宗梁示意李宗贵看着外面,自己和魏水生退到旁边角落里,低声说道:“咱们四个都去当了兵,幺妹怎么办?这事不成!”

“嗯,我不想当兵。”魏水生表明态度,转头看向李二槐,李二槐连连摆着手:“我跟大哥,大哥说咋样就咋样。”

李宗贵看着外面,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李宗梁轻轻抽了口气,示意李二槐收拾东西,自己看着魏水生,魏水生看着李宗梁,两人一起慢慢的点了下头。

李宗梁转身拉过紧张的看着两人的李小幺,低声交待道:“明天城门一开,你就出东门,一直往前走,离城不远,有座土地庙,春天的时候咱们去过一趟,你还记得吧?”

李小幺急忙点着头。

“就在庙里找个地方藏起来等着,我们逃出来就去那里找你,咱们一起往东走,绕个圈子再回池州城。”说到最后一句,李宗梁转过身,征询般看向魏水生,魏水生点了下头,李宗梁又转向李宗贵,低低问道:“贵子的意思?”

李宗贵回头’嗯’了一声,警惕的盯着外面。

李二槐不等问他,就摆着手,“你们商量,我听大哥的。”

魏水生拍了下李宗梁的肩膀,确定了这件大事。

李二槐利落的收拾好几件衣服,从枕头里摸出装着碎银子的荷包递给李宗梁,李宗梁接过荷包递给魏水生,低声吩咐:“等会打点打点那个姓牛的,得找个合适的住处,还有,咱们四个不能分开。”

“嗯。”魏水生收了荷包,低头看着李小幺,不放心的交待:“幺妹自己千万小心,这城里如今不比从前,乱得很。”

“水生哥放心。”李小幺低声答应,李二槐咧嘴笑着,拍了拍李小幺的头,浑不在意,“放心吧,小幺可不是好惹的,谁有本事给她亏吃!”

李小幺没理他,拉着李宗梁和魏水生,不放心的交待两人,“一定要小心,之前一定要计划妥当,动手就不要迟疑。我买些吃的带上,在庙里多等几天也没事,别担心我。”

魏水生笑着拍了拍李小幺的头,李宗梁比魏水生担忧多了,看着李小幺,无论如何放不下心,“幺妹,你可千万千万要小心!我们走后,不要再点灯,明天出城的时候,路上一定不要看热闹,到了地方藏好,你放心,大哥……”

“大哥,我没事,你照顾自己,还有二槐他们就行。”李小幺答应了。

李二槐已经抱了竖在屋角的长棍子过来,一人递了一根,李宗梁一只手接棍子,视线却没离开李小幺,弯腰从绑腿里抽出把匕首,塞到李小幺手里:“拿着防身!”

李小幺摇头,将匕首推回去:“我拿了也不敢杀人,你们要出来,最缺这个,在大哥手里才最有用,我不要。”

“幺妹说的对。”魏水生拉了拉李宗梁,“不能再耽误了,放心,幺妹不会有事。”

李宗梁垂着头,将匕首又塞了回去。

李宗梁几个出来,李宗贵带上门,魏水生上前敲了敲沈婆子的门,隔着门,高声说着托沈婆子带话的话,沈婆子从屋里答应了一声。

四个人拎着长棍,提着包袱,跟着几个官兵出院门走了。

李小幺透过门缝,看着四人出了院门,院门关上,院子里就静悄悄的没了声响。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