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八章 门当户对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3:09 来源:三三文学网

看百戏走马灯的人并不多,相比较于螯山灯海,这里并不算太亮眼。四个人转了个弯,刚要往左边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壮中年人人伸出手拦下了四人,脸上笑意盎然,非常客套,“几位小哥请占时请留步,我家主人在里头,请几位小哥先到别处逛一逛,一会儿再来逛这里,好啊?”李四个人转了个弯,正要往左边去,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壮中年人伸手拦住了四人,脸上带笑,十分客气,“几位小哥请暂时留步,我家主人在里头,请几位小哥先到别处逛逛,一会儿再来逛这里,可好?”。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看百戏走马灯的人并不多,相比于螯山灯海,这里并不算太出彩。

四个人转了个弯,正要往左边去,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壮中年人伸手拦住了四人,脸上带笑,十分客气,“几位小哥请暂时留步,我家主人在里头,请几位小哥先到别处逛逛,一会儿再来逛这里,可好?”

李宗梁和魏水生相互看了一眼,推着李二槐,往后退了半步,转身就要往右边转。

李小幺听着那中年人咬字极清楚的北地口音,心里微微一动,走了十来步,李小幺突然顿住步子,拉住李宗梁和魏水生,掂起脚尖,俯在李宗梁耳边,低声道:“那个人是北地口音,说不定他家主人,是福宁公主和北地那个新郎倌呢!”

说不清为什么,她很想再看一眼那个的帅哥,嗯,她其实就是想饱饱眼福罢了。

“北地口音就是驸马?你也……”李宗梁失笑。

李小幺拉着他往后退了几步,“是不是看了才知道,咱们慢点走。那个北地的驸马新郎倌,我见过一次,前几天他到长丰楼吃饭,还买了我的阿胶枣儿,两碟枣儿,给了我二两银子!多大方。咱们慢点,也许呢,我是想看看公主长什么样儿。”

李宗梁一脸无奈,看着魏水生叹着气,由着李小幺拉着,四个人兜了个圈子,又往被拦回的地方过去。

离被拦回的地方还有十来步,就看到一男一女迎着他们,并肩过来。

李小幺急忙用力拉李宗梁和魏水生,示意对面,李宗梁和魏水生明白他们真撞上福宁公主和驸马了,赶紧往旁边避退,让开对面这一男一女和他们周围的护卫。

李二槐愣愣呵呵,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了诚一件月白缂丝长衫,束着羊脂玉腰带,背着手,一脸温柔的笑意,微微低头看着身旁的福宁公主,好象正专注的听她说着话。

福宁公主十六七岁的样子,身形娇小柔软,腰肢极细,淡黄的裙子上绣满了折枝牡丹,随着轻盈喜悦的脚步,裙子往后飞扬落下,飞出一片流光溢彩,脚步紧跟着苏子诚,仰头看着苏子诚,脸上的甜蜜浓的化不开,低低的说笑间,整个人仿佛发着光。

两个人都美好的让人挑不出丝毫不妥。

李小幺的目光从福宁公主身上移到苏子诚,看他看的移不开眼。

她喜欢一切精致美好的东西,比如眼前的两个人。

兄妹四个人看着云端里的两人走得远了,李宗梁长长的舒出口气,拉着李小幺往前走。

李小幺被大哥拉着往前走了好几步,悠悠叹了口气,赶紧又一张夸张的连声赞叹,“多漂亮啊!这就叫金童玉女,这就叫门当户对,这就叫天作之合,还有情投意合!真是好看!两个人都好看!公主更好看!”

李二槐紧走两步,从后面赶上来,点着李小幺的后背,撇着嘴很不以为然:“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吃又不能喝,再说了,那个小娘子哪里好看了?太瘦了,跟只雀儿一样,看那样子就不好生养,生不出娃要她干嘛?难道这皇家少吃少喝?怎么养成这样?我瞧着不好看,难看的很,女人就是要屁股大腿粗才好看!幺妹以后得多吃点。”

李小幺闷闷的’哼’一声,李宗梁和魏水生笑得前仰后合。

四个人看到一半,时辰差不多,就去长丰楼接了李宗贵,又逛了一大圈,吃了宵夜,兴尽饭饱,这才往大杂院回去。

回到家,李小幺收拾好躺到床上,拉上被子,长长的打了个呵欠,正要一闭眼就睡着,院子里突然响起一声尖叫,吓得李小幺打了一半的呵欠硬生生噎了回去,直噎得连声咳起来。

李小幺跳起来,拖着鞋子奔到窗户边,掀起窗帘,推开窗子往外看。

好象是柳婆子的声音。

柳婆子在一间勾栏里做粗使婆子,每天回来的比李宗贵还晚。

李小幺好奇的往外探头,伸长脖子看热闹,也不知道谁在大门口挂了盏气死风灯,明显显的照的院子通亮。

柳家屋里响起一阵叽哩哐铛声,夹杂着柳娘子的惊叫声、呼痛声、大哭声。

片刻功夫,柳二被人推出门,趔趄着扑倒在地上。

柳二身后,黄远山光着上身,只穿了件长裤衩,拖着鞋子,手里拎着件衣服来回甩着,淡定珊然的出了屋。

柳婆子跟在黄远山后面扑出来,不停的扑打着黄远山,一边打一边骂,“你个杀千刀的汉子,竟做出这种事!你还我女儿清白!我打死你!打死你个穷汉子!打死你!”

黄远山一把推开柳婆子,抬手指着她,阴阴的笑着,“我跟柳红,往好了说,是两情相悦,往不好了说,是你闺女勾搭我!既然让你们撞破了这事,我也不嫌弃她,赶明儿摆桌酒,娶了她就是!”

“你个穷汉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想娶我闺女,呸!我······我要送你去见官!去见官!”柳二爬起来,泼口大骂,扑上去推搡黄远山。

黄远山侧身闪过,抬脚又把柳二踹倒在地上,呵呵呵的干笑了起来,“见官?好啊!我可不怕见官,叫柳红出来问问,让她自己说,她那衣服,是我脱的,还是她自己脱的?好啊,见官去!现在就去!”

柳婆子上前扶起柳二,点着黄远山,只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了,抖了片刻,柳婆子突然转过身,指着屋里,恶骂起柳娘子。

隔壁沈婆子屋,门’吱’的响了一声,沈婆子推门出来,几步过去劝柳婆子:“柳家嫂子,低声些,这夜深人静的,可听得远,你先听我说,”

李小幺正专心看着热闹,李宗梁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幺妹不能出去看热闹,听到没有?”

“嗯。”李小幺急忙转头答应一声。

李宗梁交待好李小幺,和魏水生一起开门出去,搬了两条长凳过去,拉着柳二和黄远山坐下:“有话慢慢说,先坐下,坐下说话。”

沈婆子靠着柳婆子坐到一条长凳上,低声劝她:“两个孩子既是两情相悦,你就成全了吧,再说,事到如今,也只好成全了,黄大也算能干,又没有家累,待柳娘子又好,往后孝敬你们二老,也算是门良缘,算了吧,这事,也只好算了,可张扬不得。”

黄远山嘴角挑着讥笑,看着抱头蹲在地上的柳二,和不停抹着眼泪的柳婆子,跷起了二郎腿。

李宗梁示意魏水生,魏水生上前拍了拍跷腿而坐的黄远山,低声劝他:“这事,到底有些个理亏,你就说句软话,往后都是长辈,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黄远山长出了一口气,斜了眼魏水生,点了点头,站起来,胡乱拱了拱手:“岳父岳母,这事是小婿孟浪了,往后小婿定会好好待红妹子。”

柳婆子猛的抬起头,点着黄远山:“你!你!你这是······小红是被你算计的!”

黄远山冷’哼’了一声,哗的抖开衣服,甩开披上,坐了回去,昂然翘起二郎腿。

柳二手指点着黄远山,恨的错着牙,“想娶小红也行,你拿十贯彩礼!我的闺女,也不能白给了你!”

“彩礼?”黄远山仿佛听到了极其有趣的事,笑的前仰后合:“就那破鞋,我娶她就是天大的情份了,还彩礼?聘则为妻奔为妾,照理说,我就该纳了她!你听好了,要彩礼,半分也没有,你不想嫁,我还不想娶呢,外头多少黄花大闺女我娶不得!”

“你!”柳二气得一口气呛进去,猛烈的咳嗽起来。

柳婆子呆了片刻,总算悟过来了,猛一拍大腿,号啕大哭起来。

沈婆子挨着她,看她哭的那样,根本说不进话。

李宗梁和魏水生面面相觑。

众人正发怔无着,柳娘子跌跌撞撞从里屋扑出来,头发零乱的披在身上,上衣领子一半卷在里面,露出半边肩膀,裙子歪歪扭扭的系着,眼睛哭的肿成了桃子,扶着门框,抽抽泣泣看着众人,突然扑过去跪在李宗梁面前,长声号叫:“是他骗了我,是他把我灌醉了,我没有,没有······是他,不是我!”

李宗梁尴尬的简直不知道怎么样才好,眼睛不知道往哪儿看,手脚不知道往哪儿,只能赶紧往后退。

黄远山猛的转过头,阴狠狠的盯着李宗梁。

魏水生伸手拉过李宗梁,再上前一步挡在李宗梁面前,再推着李宗梁往后退了两三步,迎着黄远山的目光,抬了抬下颌示意着他:“快扶你家娘子起来,成什么样子?”

黄远山压着怒气,铁青着脸站起来,上前拎着柳娘子的胳膊,拖着她往屋里扔:“滚进去!别给老子丢脸!”

魏水生转头看了眼李宗梁,两人一起往后退了两步,拱手陪着笑道:“柳二叔想开些,还是人要紧,明天还有活,我和大哥就先回去了,若有什么要帮忙的,您只管叫一声就行。”

交待完几句,两人忙不迭的赶紧退回屋里。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