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七章 金童玉女

发布时间:2021-09-15 22:13:04 来源:三三文学网

李小幺表面上看出来全神专注于于碟子里的羊脚子,实际上却闭目听着二人的话。那位孝慈皇后,听出来是个了严禁的人物……宁安屠城,也象扬州十日么?最搞不懂的,是屠城这事,打都打下去了,再杀再抢,抢的杀的,不都是自己的子民和钱财了?这是跟自己的钱包过那位孝慈皇后,听起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推荐指数:★★★★★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李小幺表面上看起来全神专注于碟子里的羊脚子,其实却凝神听着二人的话。

那位孝慈皇后,听起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宁安屠城,也象扬州十日么?

最搞不懂的,就是屠城这事,打都打下来了,再杀再抢,抢的杀的,不都是自己的子民和钱财了?这就是跟自己的钱包过不去,蠢!而且没意思。

李小幺正慢条斯理的吃着喝着,外面突然一声炮响,震得楼面都跟着颤抖起来。

李小幺急忙放下手里的筷子,接过旁边长随递过的帕子匆匆擦了两下,三两步窜到窗口,趴着往外看。

远远的,金水门缓缓推开,骑着马的禁军天武官个个年青英俊,都是一样的大红锦衣,华服闪亮富贵,腰背挺直傲然、神情昂然喜悦,勒着马走着花步,一对对自金水门出来,一直出来上百对。

林先生默然看着,轻轻叹了口气:“太过了,这是太子纳妃的礼数了。”

李小幺满肚皮好奇,看的仔细无比,可她实在看不出哪里过了。

跟在锦衣禁卫后面的,是一对对穿着小金花长袍,幞头簪花,手持青色华盖的上四军禁卫,紧跟在禁卫后头的,就是一抬抬装着嫁妆的精雕细画的花檐子了,每抬檐子都是由四个身穿紫衫、头戴卷脚幞头的天武官抬着。

檐子上依规矩放着内室卧具、文房四宝、古玩摆设、朝服冠带、珊瑚珠玉……林林总总,在夕阳下,亮的恍的人眼花缭乱。

李小幺大睁着眼睛,满是口水的看着流水般,不知道过了多少抬的嫁妆檐子……

跟在嫁妆檐子后面出来的,是上百名满头珠翠、穿着一模一样的红罗销金长衣和同色披风的宫中女使。

女使之后,就是穿着大红底花开富贵缂丝长袍,端坐在马上的新郎苏子诚了。

苏子诚刚一露面,人群中就轰然响起一阵接一阵的欢呼声和叫好声。

李小幺忙往窗外探着身子,努力想看清楚这个传说中十全十美的新郎倌。

新郎倌苏子诚面带微笑、端端正正的骑在马上,出了金水门,上了金水桥,下了金水桥,走近了宜城楼。

李小幺愕然看着端坐在马上的新郎倌,这不就是用二两银子买了她两碟阿胶枣儿的那个风华绝代。让她做了好几场春梦的少年郎么!

李小幺眨了两下眼睛,又眨了几下,有些怔忡的看着骑在马上、面含微笑的俊秀少年郎,心里莫名其妙的五味杂陈。

这样门当户对的王子公主!这样温润如玉的少年郎,是别人的新郎!

这满街的耀眼繁华和那马上的如玉公子,无比刺目的昭示着她如今的酸涩与卑微。

“竟用了凤舆!也太过了!”林先生突然愤愤然的叫了一句。

智静摇着蒲扇,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着林先生低低道:“再繁华,又怎样?不过是过眼云烟,你又着相了。”

“嗯。”林先生不看了,转身坐了回去,端了杯茶,喝了半杯,又站起来,继续看热闹。

李小幺被林先生和智静这几句话说的恍过神来,不禁失笑,自己这是······想哪儿去了!

眼前这样的贵公子,如今和她隔着银河,永远成不了她的。

李小幺下意识的摇头叹了几口气,目光越过苏子诚,看向后面的凤舆。

这凤舆,有一间小房子大小,前后左右各有六名身穿大红锦衣的禁卫抬着。

凤舆四周雕画着精美的描金龙凤、藤蔓百花,百花中间嵌着的红蓝宝石在夕阳的余辉下反射着璀璨的光芒。

凤舆四周,长长短短的垂着珍珠帘子,随着禁卫的步子,珠帘轻轻摇动,在夕阳下散发着华贵却柔和的光泽。

李小幺看不清楚凤舆里的福宁公主,这座过于闪亮的凤舆,这一片恍花所有人眼的富贵之光,掩去了里面的福宁公主的光彩。

福宁公主是吴贵妃的长女,吴贵妃以美貌著称,这福宁公主再不济,也差不到哪里去,自然也是美人一个。李小幺猜测着福宁公主的美貌。

唉,这才是天之骄男女,这才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凤舆之后,是无数捧着各种各样摆设用具的内侍宫人。

林先生和智静转身回到桌边坐下,仆从重新泡了茶上来。

李小幺趴在窗台上,又看了一会儿,也转回来坐下喝起了茶。

智静看着探着头,在满桌吃食点心中挑挑拣拣的李小幺,笑问道:“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奢华热闹吧?”

“嗯!”李小幺挑了碟子烤蛤蜊出来,“真是好看!那些都是福宁公主的嫁妆?”

“嗯,除了那个凤舆。”

“连那些人?”

“嗯。”

“真富贵!”李小幺夸张的惊讶了一声,就埋头吃起了烤蛤蜊。

林先生盯着吃得香甜的李小幺看了一会儿,收回目光,看向智静,好象十分伤感,“唉,这满城的百姓只知道看这份繁华热闹,却不知这热闹里藏着的凶险!”

“小幺可看出林先生说的这繁华中的凶险?”智静没答林先生的话,却看着李小幺,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李小幺停了筷子,看着智静,又转头看了眼林先生,小心思飞快的转了好几个圈,才谨慎的答道:“刚才先生不是说了么,北平国那两兄弟野心勃勃,先生担心的凶险,肯定是怕北平国要吞掉吴国吧。”

“嗯,说的极是,难道你不担心?”智静上身往前倾,满眼兴致的问道。

李小幺摇了下头,“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换一个皇帝,如今的皇上我不认识,再换个皇帝还是不认识,反正都是不认识,随他谁做皇帝,再说,”

李小幺小心的瞄了眼眉头拧得紧紧的林先生,接着道:“如今吴国和北平国做了儿女亲家,既是亲家么,自然应该合在一起打别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智静往后仰在椅背上,哈哈大笑,笑得胸前的肉都跟着一阵颤抖。

智静笑够了,用蒲扇点着林先生:“听到没有?我跟你说过,市井之人,谁去管谁做皇上这样的事?黎民百姓,求的不过是份安稳的日子!你也想开些,跟我去川南吧。”

林先生阴着脸,半晌没有说话。

李小幺小心的来回瞄着两人,想了想,放下筷子站起来告辞:“多谢两位先生,我看好了,也吃好了,就不多打扰两位先生了。”

林先生冷着脸没说话,智静笑哈哈的交待着李小幺,“回去吧,路上小心些。”

李小幺清脆的答应一声,退出雅间,跳下楼梯,沿着街边,溜溜达达的先往长盛粮行找大哥和二槐。

这一场热闹,看得她心里竟然堵得不行,唉,这叫什么事儿!

着眼当下不要多想,还是想法子让自己乐哈乐哈吧。

今天晚上放灯,肯定热闹好看,干脆拉上大哥、二槐和水生哥好好玩上一晚上,一会儿,先去孙记炒蟹面吃碗面……

一想到孙记炒蟹面,李小幺顿时心情大好,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活蟹现炒现煮,配上筋道十足的面,鲜的来,眉毛落脱!

李小幺缠着大哥李宗梁,要去吃孙记炒蟹面,吃了面再去看灯。

李宗梁算了算帐,虽说心里极其舍不得四个人一顿饭就要吃掉二百个大钱,可怎么也不忍心让李小幺失望难过,这个’不’字,张着嘴说不出口!只好肉痛的答应下来。

三个人接了魏水生,一起吃了面,哪儿热闹,就往哪儿挤着看灯。

今年元宵放灯的时候,几个人刚到太平府没几天,衣食无着,李小幺的腿也不知道能不能好,谁也没有心思看什么灯。现在这金水门前的灯山,虽说见多识广的太平府百姓并不觉得比元宵灯节好到哪里,可看在李小幺和李宗梁等人眼里,就只有赞叹的份了。

远处的乐棚里不停的奏着喜庆的曲子,围着乐棚悬着各种百戏人物走马灯,乐棚左右各用一根高数丈的长竿挑着一串扎成各色花卉形状的转灯,取个花开富贵的好兆头。

玩了大半天,李小幺就将上午看热闹的郁闷和不快抛得远远的了,兴奋不已的拉着李宗梁往那片走马灯群里挤,要去看灯上描绘的故事。

李小幺对市井百戏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除了跟着魏水生在朱家书肆看书,这些市井百戏,是她了解这个世间,和这个世间的明规矩、潜规则最好的法子了。

李小幺对着灯上的人物,一个个问着李宗梁和魏水生,这个是谁,有什么样的故事,是哪一朝的人,是真的有呢,还是传说传出来的,问得李宗梁和魏水生经常张口结舌说不上来。

李二槐更是十句答不上一句,跟在后面不停的嘀咕:“就是看个灯,问那些没用的干啥?这小幺,都打听的这么明白,要去考状元?你也考不了啊!”

李小幺转过身,狠狠的踩在李二槐脚上,李二槐眉头也不皱一下,继续嘀咕:“一点劲儿也没有,踩又踩不疼,这鞋我昨天刚刷的,今天刚上脚,瞧瞧,又让你踩脏了。”

李小幺白了他一眼,不理他了,转过身,一手挽着李宗梁,一条挽着魏水生,继续往前逛。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