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脱线侦探社VIP

类型:推理破案标签: 勇猛 完结
简介: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创建:2021-05-31 15:18:19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001回 更新时间:2021-05-31

前,b门五楼的老头的思迪冲进了停车场,撞到了b门一楼102室的阳台上。  后来我在家里上网吧,就听到,一声巨响。这么大的声音,我没听到过,没办法二字来,也难以和某种声音做比。  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走到窗前伸也才去四下找寻,也没看见什么。上楼才发小区入住几年,物业和业主矛盾重重,垃圾清运不及时,楼口防盗门锈蚀未更换,小区内路灯损坏未修理。业主委员会从未召集过业主大会。。...

精彩情节

  除了我。

  第二天我满头大汗的从床上起来,再也顾不上什么,第一件事就是下地去开窗户,看见又是那帮邻居把停车场中央的那颗树围了起来,我在楼上看的不是很清楚。下楼才知道,我楼上的邻居昨晚喝多了,走到这棵树跟前滑到了,衣服的领子挂在了树杈上,他一迷糊竟然睡着了,众人唏嘘到,多亏羽绒服厚实,不然就冻死在这里了,人群中我发现了上次撞车的老头,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不再苦笑。

  不管怎么样,当时我的目标是出一本书,要全力写作,自然要有人照顾我的生活。

  又过了几天,我有些呆不住了,灵感灰飞烟灭了,什么都写不出来,再没有在我耳边低语声音或者其他,我一夜一夜的不睡觉,地上到处都是揉成一团的稿纸,张姐白天要扫几次,第二天我又扔的满地都是.钱芜依然不见踪影,刘北也看不到了,我甚至怀疑他们私奔了.为此,我还掰折了一支笔.

  我在《车祸》那个故事中受了伤,左胳膊打了夹板用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后挂在了脖子上。这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方便,比如说早上我想做一壶开水,就总是忘记自己的左胳膊不能动的事实,很自然的在用左手去拿起水壶,加水,放到炉子上,打火.我在脑子里把这些事情作了一遍,水壶还空空如也的呆在原地。

  说实话,我写书的原因之一,就是想送给钱芜一本,我幻想着这样一天。请了保姆的第二天,张姐给我烧了一壶开水,她把开水放到了我的面前,水从壶嘴里溢出来,撒到我写字的本子上,她看我的眼神我有点吃惊,我想形容又找不到词汇,不过那肯定是不友好得目光,我也没有告诉她烧开水的事情啊。她死盯着我,我的目光有些坚持不住漂移了,忽然她抱歉的笑了一下,拿着壶走开了,我又伏案写字,一个恐怖的想法充斥了我的内心,如果刚才她拿着那一壶开水站在我身后给我来个醍醐灌顶,那我可就惨了。

  北5栋不声不响的开了一家小饭店,就是把窗户后改成个进出的镁铝拉门,客厅上摆几张桌子,卧室作了一间包房,厨房还是做后厨用途.

  我家这里的小区分abcde区,北5栋前面这个北字很明显的就和我们这边的命名规则不同,至于这其中的原因,我有机会的时候再和大家详说.

  好一会,我终于鼓足勇气起身想看看张姐在干什么,厨房里有她做饭的声音,我向那里走去。忽的她惨叫一声,我跨步而进,开水壶打翻了,溅到了她的小腿,我问她有没有受伤,她摆摆手,踉跄的坐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她脱下了袜子,我承认,我当时很龌龊,我看到她把左脚的袜子脱下,她的脚是那么的白嫩光滑,我有点心猿意马了,其实我特不理解我当时的感觉,一个脚,还是中年妇女的脚有什么好想入非非的。张姐说脚没什么事情,就又挽裤腿,我看见她的脚腕然后是小腿,我走开了不能再看,因为那简直就是少女的肌肤和玲珑线条,和她脸上松弛暗黄的皮肤完全就是南辕北辙。

  我这是一着险棋,我猜,像刘北这种清贫才子,要泡妞一定会走低成本或者零成本路线,他会什么呀,画画呗,他要送钱芜礼物,不是他自己画的画,送什么?虽然进了刘北的家,我的心也沉到了底,看来他和钱芜比我想的要更密切。

  这个时候我知道,做我们地下工作的,不撒谎是不行了。我告诉他,我的一个亲戚想要买他的画。不听则罢,刘北当即关门对我逐客,千钧一发,我只好丢卒保车,把自己的脚放进了门缝,同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刘北看着我,同时做了一个你有病吧的表情。我急促的重复钱芜的名字,告诉他我知道他送给她的画。刘北重新打量了一下我,打开门放我进去。

  眼镜老头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他说,纵观这个小区也就你无事可做,你做好这单,免你一年的物业费。我从来不知道业主委员会可以有这么大的权力。眼镜老头临走的时候,对我说要注意保密,你的身份。业主委员会会随时秘密的联系你并且给你指示,不过你如果惹了麻烦捅了篓子,业主委员会会撇清和你的任何关系。看到我的脸上有不快的神情闪过,眼镜老头补充道,这里有一封密信,你在最危急的时候可以用这个去物业公司求助,不过此信只能用一次,而且如果你打开了就失效了,当然你可能会想打开在粘上,不过我劝你,说到这里眼镜老头咳嗽了一声,不要同业主委员会玩心眼。

  这几年这棵树就这么无人问津的,平淡的伫立在那里,春去秋来,生叶落叶,没人提起它,没人在意它。

  我被人委托这样的任务,是十分意外的,说实话在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侦探梦,从我的少年时代开始,我想这可能是我的逻辑推理,慎密思维的能力被眼镜老头和他身后的神秘组织业主委员会发觉并利用。我十分婉转的,同眼镜老头做了询问,茫茫人海,芸芸众生,为什么偏偏是我这个,一只胳膊骨折了的二五仔进入了你们这帮大佬的视野呢?

  四点的时候,张姐做完晚饭就下班了,我留她吃饭,她谢绝了。我若有所思地走到窗前,看着张姐从单元里走出,她朝着对面楼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又和我四目相接,那目光让我极不舒服,我刚想闪躲,张姐就回头走开了。我坐到沙发里思量着,今天钱芜没有下楼。

  我跟着他进了他的客厅,同时是他的创作室,我们这两个楼都是一样的格局,24米的客厅。他的客厅没有沙发电视之类的东西,就是空空如也的空间,一摞一摞的书也堆在地上,地上铺满了完成的作品。我站在客厅的边缘一时踌躇该如何下脚,刘北也不管我,大踏步的从自己的画上踩过去。一个写生架子上固定了一个画夹子,放在落地窗前。没有完成的画背对着我,这时我才发现虽说这里到处都是刘北的画,可是他的作品究竟是什么风格,我无从得知,因为这一屋子画,都是背面朝上的。

  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走到窗前伸出头去四下寻找,没有看到什么。下楼才发现刚才诉说的一幕,我家窗户看这里是死角。

  他并没有让我进屋的意思,问我有何贵干。我告诉他,我想同他谈谈。刘北有些诧异,他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婉转的有想请我开路的意思。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要那么着急下地走路呢?

  从来没有召集过业主大会的业主委员会派人——就是开思迪撞大楼的眼镜老头,来委托我做一些调查,不针对任何组织和个人,没有指向性,调查的重点是,为什么猫狗会频繁的接连失踪,为什么范建的饭店开业后,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开始集中爆发。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