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谋春VIP

类型:浪漫言情标签: 勇猛 连载
简介:

那日春光明媚,万里河山生机勃勃,激情汹涌澎湃。踏青回去的卢万宁却看见家中遇劫,家人被屠,曾经的家园被一把大火焚化怠尽。到此后,卢万宁再无秋天。判案、实地探访、追缉……只为求一个真相,求一个艳丽秋日,余生静好。这是一个中国古代女侦探,断案复仇,案子和汉子鱼与熊掌的故事。秀州乐溪县城外的银杏林中火光跳跃,数十人举着火把在林子中搜寻。。

点评: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创建:2021-09-12 21:44:39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5章 睡饱觉 更新时间:2021-09-12

温暖的如春的床敷上,娇俏可人小娘子一声嘤咛,伸了个懒腰坐起来了身子。这一觉睡得舒舒服服,一直到东窗日红,阳光普照大地。“崔妈妈,我闻见葱花饼子的香味了。”阿咸,闺名万宁的“小神断”咸郎君这一醒过来就会觉得肚子那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原来宁姐儿这是被葱花饼子叫这一觉睡得舒舒服服,直到东窗日红,阳光普照。。...

精彩情节

你要么是与人同谋绑了四郎,要么便是你认得施银之人,深知此人所谓何求?是同谋还是别有隐情?

一双手拢于厚实的狐皮袖笼中,长长的羽睫忽闪忽闪,看着甚是乖巧温和。但那长睫之下的清眸却泛着细碎晶亮的光,似是看穿了一切,让人心头一悸。

“那这租车的钱是你给的,还是之前那人就已经付于车坊?”

这平白无故耗费的时间不是给大房增加了追上他们的机会吗?

李二顿觉后背又湿了一层,懊悔得想扇自己一巴掌。

“定是陈家三房想要赖了剩下的银子,这才打晕了小的,带走了四郎。”李二强辩。

“李二,我再问你,为何我和乔县令寻到此处时,这车上竟不曾落了几片叶子。而我们在此处不过一柱香的功夫,这银杏叶子已铺满了车顶盖子。你说你未曾清理过这车子,又言是酉时到了这林中,一个时辰的落叶竟不及一柱香之多,这是何故?”小郎君神色一戾,直问得这李二身抖如筛糠,张口结舌不能应答。

李二浑身一颤,惶惶起身瞧了一眼这问话之人。

“小的,小的不懂小郎君何意?这车不曾打扫过。乔县令和郎君到时,不是瞧见小的还昏于车旁。对了,还得多谢乔县令和郎君及时寻到此处,否则这一夜下来,小的非给冻死不可。”李二说着,摸了摸头上的伤,又拢了拢身上的羊皮薄袄。

可大房却怎样也不肯答应,还拦着再不肯让三房相见。

虽是深秋寒夜,但李二额上却是冷汗涔涔。

此时,三房在北方的生意颇有起色,有意举家迁往。但因心中惦念自己的孩儿,便想着到大房处要回。

难道这就是传言中的“小神断”咸郎君?

“阿咸为何如此说?”站于一旁的县令乔声瑞也是不解,微微低下头,轻声问道。

果不其然陈家三房还在家中,他们定于三日后启程。且三房前一日刚与大房谈妥,以五百两银子作为大房抚养孩子这两年的贴补,大房同意将孩子还于他们一同带走。

是位穿着靛青蓝圆领长袍的小郎君。

故而若是今日之事是陈家三房所为,他们只要按原计划行事,给了李二银子,在四郎下学途中带走他,然后沿着官道立马往北去,中途若换水路也是顺路,如此既省时又省力,何必多此一举绕来绕去?

二是三房原打算让李二拿了银钱自动消失,说是让他避难,更是为了让他替罪。四郎和李二一块儿失踪,即便陈员外怀疑三房,他们也能将此事推脱给李二,说是李二拐带了四郎。

小郎君却道:“我可不会看错,缝边的梯子针是朱家嫂子制衣独技,做的袄子不管多厚,这线脚都压得平平的,丝毫不会起褶子。

对了,刚才县令是叫他“阿咸”来着。


谋春闺小说  谋春闺百度云txt下载  谋春闺咩咩桑百度云  谋春闺讲了什么  谋春闺百度云  谋春光华山叽  谋春闺txt下载  谋杀春光  谋春玉糖梨  谋春闺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第98章 说案子 更新时间:2021-09-12

夜色沉沉,外出忙了晚上的岑平回了府里。他先去派人去雅楠居问了岑旸状况,获知已无大碍,便去了集福堂。岑老太太早便歇下了,他在万宁院外问了值夜的婆子,明白万宁晨间醒过来喝了药,昏迷到早间才刚醒过来,此时正让浅喜读话本给她听呢。岑平这才进了屋子他先去派人去雅楠居问了岑旸状况,得知已无大碍,便去了集福堂。。...

第99章 被状告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稍作梳洗打扮,换了一身简单朴素的牙色丁香花团蚕丝袄,长发简单绾起,穿起更轻便又冬季保暖的纹锦棉鞋,喝了一口蜜汁水,便推门回去。将至院门口,就见崔妈妈和雀尾在那拦着两位衙役。崔妈妈与那衙役理论,雀尾则双手抱胸,半靠在院门上,冷冰冰地盯着两位衙役。这两人临近院门口,就见崔妈妈和雀尾在那拦着两位官差。。...

第95章 家常事 更新时间:2021-09-12

冬至节夜过。第二天一大早,岑老太太但是明白了昨天岑旸被郦瓒抽了鞭子的事。老太太当即就将手里的青釉莲花碗砸成了四瓣,滑稠的牛乳顺着灰色地砖的缝隙汩汩流淌开去。段嬷嬷赶快见状伸出手平顺老太太不断地起伏不定的胸脯,嘴上劝道:“哎呀,老太太,你可别动怒,平哥儿他们第二天一早,岑老太太还是知道了昨晚岑旸被郦瓒抽了鞭子的事。。...

第96章 不适感 更新时间:2021-09-12

昨日天气铁青,再加冷风肆掠,温度比平时里低了许多。岑府的婆子给岑菁和万宁准备好了小手炉,又在马车上铺起了厚厚的软垫子,点上寒冷的冬日里最很适合的芦丹香。捧着花篮形铜胎描兰手炉,半倚在车背上,身后垫着花卉纹软枕,嗅着生姜、肉桂和茶香所带给温暖而又辛辣刺激的岑府的婆子给岑菁和万宁准备了小手炉,又在马车上铺起了厚厚的软垫子,点上冬日里最适合的芦丹香。。...

第97章 案发处 更新时间:2021-09-12

五家坡坐落于秀州名山莲湖山的南面,那里阳光充裕,植被茂盛。但因值寒冷的冬日,满坡的葳蕤灌木此时都枯死成柴。案发前地就在这半山坡的一所草屋内。岑平带着衙差抵达案发前现场时,曹司理了到了。“的确去年又没办法离开此处过春节了。”曹司理叹了口气,与岑平埋怨道,“但因值冬日,满坡的葳蕤灌木此时都枯萎成柴。。...

第93章 终寻谁 更新时间:2021-09-12

岑旸见郦瓒对赤鹰这般忠心为辅的仆从都丝毫不拿奖,打得遍体鳞伤,心中不由得骇然。他真怕郦瓒怒极,真将鞭子打在万宁身上,便他施礼施礼,一揖究竟,大声地地说:“国公爷请息怒,我等并无刻意隐瞒,画里之人行踪我们确实不知道。”万宁在岑旸的震耳之声下,回过神他真担心郦瓒怒极,真将鞭子打在万宁身上,于是他躬身行礼,一揖到底,大声说道:“国公爷请息怒,我等并无隐瞒,画中之人行踪我们确实不知。”。...

第94章 苍鹿叔 更新时间:2021-09-12

那确实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雀尾原名小娇,三十多年前,六岁的她因家乡闹了蝗灾,地里颗粒无收,百姓流离失所,一路往南逃荒。遥遥千里路,也没粮食的百姓饿肚子的饿肚子,病亡的病亡,小娇的父亲、母亲和年迈的奶奶都病亡在路上。后饿得奄奄一息的她也倒在林子雀尾原名小娇,二十多年前,六岁的她因家乡闹了蝗灾,地里颗粒无收,百姓流离失所,一路往南逃难。。...

第90章 还未走 更新时间:2021-09-12

一口甜香味软口的腐竹甜汤下了肚,万宁还有些犯反胃的胃好不容易舒服出来。“喝酒时伤身,这信国公也太骄横了些,非逼着姑娘喝那么多酒。”浅喜推了门进去,瞧见万宁褪了酡红的脸露着菜色,心里就有了火气。心里想午后在席上郦瓒又哄又骗被强迫万宁喝了那些个酒,浅喜真想“喝酒伤身,这信国公也太跋扈了些,非逼着姑娘喝那么多酒。”浅喜推了门进来,瞅见万宁褪了酡红的脸露着菜色,心里就有了火气。。...

第91章 认识吗 更新时间:2021-09-12

雅楠居坐落于整个岑府的最北边,院落并不大,但胜于清幽。岑旸喜好兰花,故此这园子里遍种各类兰草。而已因入冬天里寒,大都数都成枯叶,仅有些许价值不菲品种被置放于一间温室内。院子正中,一把花梨木四出头官帽椅端端正正地放着,邪肆英俊的信国公郦瓒斜靠在椅背上,岑旸喜好兰花,故而这园子里遍种各类兰草。只是因入冬天寒,大多数都成枯叶,只有些许名贵品种被安放于一间温室内。。...

第92章 此人识 更新时间:2021-09-12

郦瓒的手臂完全停止了挥舞,鞭子在半空中停下来,陡然落在了地上。用力将鞭子扔在了地上,郦瓒气息急喘,神色却很身心愉悦:“不过瘾,啊不过瘾!”大声地喊出这两句后,他眸转向动,目光射向万宁,咧嘴笑笑道:“行,四姑娘说够了就够了,我也歇会。”身子坐定,郦瓒再问:“用力将鞭子扔在了地上,郦瓒气息急喘,神色却很愉悦:“过瘾,真是过瘾!”。...

第88章 意外客 更新时间:2021-09-12

到了午后,花厅里摆开的长条大桌已布上了各式果盘菜碟。岑老太太先开席坐了上首,岑平和房氏分坐于她两边,其他孙辈便也依序坐定。“旸哥儿还未回吗?”老太太瞧着孙辈领头的两个位置都空着,皱了眉,冷了脸。岑平赶快地说:“阿旸去了姜老那,怕是被留了吃饭岑老太太先入席坐了上首,岑平和房氏分坐于她两边,其他孙辈便也依序坐下。。...

第89章 百花魁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白皙的小脸涨成了猪肝色,眼瞅着这邪王就得说自己长得像书虱了,她心一横,索性自个儿否认得了,也免得提心吊胆,见他一次就怕一次。终归这一次是在自己家中,被他拆穿了也不丢脸。腰板了身板,微扬着脑袋,正欲张嘴说话的,就听郦瓒侧过身对岑旸道:“晴羲总归这次是在自己家中,被他揭穿了也不丢人。。...

第86章 冬至到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衣田、岑昶出了林子,正欲下马,就见雀尾已办妥事急步宝马而来。雀尾将岑昶的衣物交到衣田,又帮着衣田将岑昶弄下马背。接着衣田护着岑昶共骑一匹,万宁和雀尾各骑一匹,几人纵马回府。后,几人慌称岑昶堕马伤,请了郎中给他上药治伤,抓药药物治疗。房雀尾将岑昶的衣物交给衣田,又帮着衣田将岑昶弄上马背。。...

第87章 向前看 更新时间:2021-09-12

蜂涌呼啸而来的众人并也没让沉侵在自己思绪中的岑昶抬起头凝视。岑菁哭叫着要见状却被岑平拉住了,他挥手示意郎中见状去看一看。郎中见状为岑昶号脉。岑昶将头埋在双膝间,既不配合好也不反抗意识。郎中只得勉强将他的手掌翻回来,搭脉诊疗。良久,郎中站起身回来禀告说岑昶身上的岑菁哭喊着要上前却被岑平拉住了,他示意郎中上前去看看。。...

第83章 扎火囤 更新时间:2021-09-12

换了男装,悄悄地出了角门,雀尾早以想办法从马厩弄来了四匹骏马。“我会骑着马!”岑菁向来养尊处优,自小就被房氏锢在后院学琴棋书画、女红之类的,这骑着马打篮球的户外运动她鲜有参与。“那你就千万别去了,等我的消息。”万宁当机立断,爬起来下马。岑菁无可奈何,没办法红“我不会骑马!”岑菁一向养尊处优,从小就被房氏锢在后院学琴棋书画、女红之类的,这骑马打球的户外运动她少有参与。。...

第84章 真面目 更新时间:2021-09-12

刀疤男发了狠,想在岑昶身上见点血唬住众人,却没想起匕首刚举起来,就觉手上一麻一凉,匕首便擦着岑昶的耳朵落了地。“谁?”刀疤男根本没来及弄清楚突然发生了什么,低下头一瞧,举着匕首的手,虎口处已裂出一个大口子,深由此可见骨,基本上要将大拇指与手掌分隔开了。“谁?”刀疤男根本没来得及弄清发生了什么,低头一瞧,举着匕首的手,虎口处已裂开一个大口子,深可见骨,几乎要将大拇指与手掌分割开了。。...

第85章 心凉了 更新时间:2021-09-12

火盆里的炭火烧旺,已发出滋滋的声响,芙蕖泪眼盈盈盯着万宁一脸惶恐不安。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对万宁自是毫无用处,万宁再次地说:“二哥哥你再瞅瞅芙蕖身上的伤多较为集中在颈项、手、前臂这些外漏的地方,身上鲜有伤痕。那虎彪打人每次还都挑地方打吗?即使挑地方那也一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对万宁自是无用,万宁继续说道:“二哥哥你再瞧瞧芙蕖身上的伤多集中在颈项、手、前臂这些外露的地方,身上少有伤痕。那虎彪打人每次还都挑地方打吗?就算挑地方那也一般也会打在不易被人瞧见的地方。打在露在衣。...

第81章 有事说 更新时间:2021-09-12

俗话说:冬至节大如年。随着这日子越近,岑平愈发忙绿出来。而岑府是事务种类繁多,各院各房都忙着治办年事,关于芙蕖突然会出现之事如同过眼云烟,一下子就被大家抛到了脑后。万宁和岑菁结伴同行干起了履袜,冬至节那日,但是要献这履袜给长辈的,万宁半个多前就去添置了随着这日子越近,岑平越发忙碌起来。。...

第82章 又出事 更新时间:2021-09-12

岑菁离开后,万宁便去禀报岑老太太。“宁儿,这事儿原本不想这么早与你说的,左右是还没议定的事。但而如今你不能得了消息,那不与你说,你不出意外会会觉得我们岑家是想尽早把你嫁回去以求自保。”岑老太太拉过万宁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万宁坐定,想张口说她并“宁儿,这事儿本来不想这么早与你说的,左右是还没商定的事。但如今你既得了消息,那不与你说,你铁定会觉得我们岑家是想尽快把你嫁出去以求自保。”岑老太太拉过万宁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

第78章 再商议 更新时间:2021-09-12

因为有人打群架,刚消散的围观者又跑了出,但却没人敢去拉架。万宁朝雀尾使了个眼色。雀尾见状,一把按到大汉的肩往前一扯,只听一声惨叫,大汉捂着肩就摔在了地上。挣开了桎梏的岑昶第一时间就冲到那个妇人面前,扶她出来。“你们是什么人?老子打自己女人万宁朝雀尾使了个眼色。雀尾上前,一把按住大汉的肩往后一扯,只听一声惨叫,大汉捂着肩就摔在了地上。。...

第79章 见岑平 更新时间:2021-09-12

本来兴高采烈出门时采购年货的三人,回岑府都不怎么开心。岑昶魂不守舍,忆起刚看见了芙蕖那脸上、脖子上、手上的乌青伤痕,就心痛不己。这寒冷的冬日包裹得严严实实,露着的皮肤少,都能瞅见那触目惊心的伤,那身上还不明白伤成啥样了呢?并且想起芙蕖每天都要对着那满岑昶魂不守舍,想起刚刚看见芙蕖那脸上、脖子上、手上的青紫伤痕,就心疼不已。。...

第80章 有古怪 更新时间:2021-09-12

岑平想了一会,地说:“许是有人看上了芙蕖姿色,出了高酬将她买下,这才没去北边。”万宁道:“可那叫虎彪的,而已个卖卤味的,不像是有钱的人的样子。并且若说要卖高价,那凭芙蕖的姿色,定会有那富贾豪商不愿意叫价,怎会落在一小贩手里。”一顿,又问:“不知道万宁道:“可那叫虎彪的,只是个卖卤味的,不像是有钱的样子。而且若说要卖高价,那凭芙蕖的姿色,定会有那富贾豪商愿意出价,怎还会落到一小贩手里。”一顿,又问:“不知胡四可已伏法?”。...

第76章 和睦处 更新时间:2021-09-12

夜风乍起,梅花摇落。望着袁源终受惩罚,始终呕血不只的袁若星再也没有强力支撑忍不住,倒地不起不起。“若星!”曹芝全然不顾此时可怖场面,跑见状去抱起袁若星。抬头一看她的小脸以肉眼由此可见得的速度褪去血色,变的惨白如纸。曹司理见状为她切脉,终缓缓地摇摇头。曹芝潸然泪下,袁若星但是看着袁源终受惩罚,一直吐血不止的袁若星再也支撑不住,倒地不起。。...

第77章 恨之起 更新时间:2021-09-12

青篷小车绑上雪青马,铺上软垫子,放上引枕,温暖而又非常舒适。岑昶站在角门边,等着岑菁出。女子出门时总是会要慢些,百无聊赖的岑昶抬起头看向墙面上依附的爬山虎枯藤,在寒冷的冬日里已褪尽绿色衣裳,只余下密密麻麻的枝干。物似人非,岑昶黯然心伤。突然间一阵轻脆悦耳动听的岑昶站在角门边,等着岑菁出来。。...

第73章 为何杀 更新时间:2021-09-12

冬天里日短,此时天色渐晚,寒风已起。袁若星瘦小的身子穿得瘦弱,瑟瑟发颤。“若星,居然会是你。”曹芝会觉得出乎意料的同时,更觉心疼。袁若星话未进出口泪先流,一脸的泪痕流淌还发肿的脸,洇湿着被袁若月断甲划出的伤口,望着悲凉而又面目狰狞。“在这个家里也没人看得袁若星瘦弱的身子穿得单薄,瑟瑟发抖。。...

第74章 陈年事 更新时间:2021-09-12

“哐当”一声,袁知州手中的刀掉到地上。“你是从哪听得这些谣言?”袁知州好像从愤怒的中冷静下去,而已那脸色黑沉得似要又低墨来。袁若星凄凄一笑,口中又吐出不少鲜血,呼吸的节奏也变的低沉出来,看样子怕是被踢断了肋叉子或者伤了肺腑。“爹可还记得我紫璃?”袁若“你是从哪听得这些谣言?”袁知州似乎从暴怒中冷静下来,只是那脸色黑沉得似要低下墨来。。...

第75章 孽债偿 更新时间:2021-09-12

袁知州拳头握紧,指节咯咯直响。面容因愤怒的而变的被扭曲,双眼肿胀怒骂道:“你个小畜生,我将你养大,你居然恩将仇报。”郦瓒目光铁青,缓缓地站起身一步一步地走出来了亭子,走到了袁知州面前。“她说得但是真得?”郦瓒目不转睛盯着袁知州,嘴角沉向,已有近了怒意。面容因愤怒而变得扭曲,双眼充血怒骂道:“你个小畜生,我将你养大,你竟然恩将仇报。”。...

第71章 倾听者 更新时间:2021-09-12

袁二郎速来在外声名很不错,见他也并不像说谎,而已万宁不知道为何自己未过门儿的妻子遭残忍杀害,这袁家二郎望着并不难过。“二郎,琚姑娘昨日突逢惨祸,已属出乎意料,还望节哀顺变。”万宁故意地追问。袁二郎波澜不惊地看了万宁几眼,躬身施礼非常感谢劝解,接着地说:“实际上,我与阿秀早“二郎,琚姑娘今日突逢惨祸,实属意外,还望节哀。”万宁故意发问。。...

第72章 拿真凶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尽可能会语气低缓地将她和云幸村如何通过抓痕、血印等细节推测出凶手看似想杀的是琚秀,杀袁若月一是灭口,二是为了转移到视线,三是泄恨。“当孙姑娘走后,袁大娘子仍是郁积于心,她走去厢房锁了房门在里头暗暗难过。此时园子外琚姑娘也到了此处,她因害喜,“当孙姑娘走后,袁大娘子仍是郁结于心,她走去厢房锁了房门在里头暗自伤心。此时园子外琚姑娘也到了此处,她因害喜,想吃酸的,又因为捡到了孙姑娘的耳坠便让女。...

第68章 再查看 更新时间:2021-09-12

一袭紫衣俊少年,一身淡雅美娇娘。云幸村身姿挺拨瘦长,卢万宁身形婀娜修长,若也不是他们现在的匹敌前去的是凶案现象,在这梅林之中,两人拾阶而行的背影倒似一幅唯美的画。走到厢房外,瞧着地上渐干的血迹,想起一个充满生命力的生命,不,是一尸两命,就随着这鲜血汩云千春身姿挺拔瘦长,卢万宁身形窈窕纤细,若不是他们现在比肩前往的是凶案现象,在这梅林之中,两人施施而行的背影倒似一幅唯美的画。。...

第69章 同一人 更新时间:2021-09-12

空气犹如胶着状态住了通常,懵懂无知、朦朦胧胧而又微甜的异样情绪在两人周围漂浮荡起开去。云千春掩唇咳嗽两声,缓减眼前的尬尴。“四姑娘说得对,因为我们要请袁二郎回来细细地问一问他和琚姑娘的事。”云千春将特别注意力再次转移到到谈论到案情上,“另这凶器银簪是怎么到凶手手云千春掩唇干咳两声,缓解眼前的尴尬。。...

第70章 邪王到 更新时间:2021-09-12

袁知州边啐了一口总管:“混账东西,国公爷来了也不知道禀报!”,边慌忙领着孙同知、岑平、琚经厅几位官员走出来亭子见状去迎接。“诶,诶,诶,知州无须如此,各位也无须很紧张。我据说昨日袁府有茶会,连博望侯府家的二郎君都来了,一时之间勃兴便也来凑个热闹的场面。却“诶,诶,诶,知州不必如此,各位也不必紧张。我听说今日袁府有茶会,连博望侯府家的二郎君都来了,一时兴起便也来凑个热闹。。...

第66章 嫌疑人 更新时间:2021-09-12

黄郎君的翩然而至,让岑菁深深的感动地热泪盈眶。她正为难以要切记说出来事情的真相,扯出这博望侯府的郎君,却不想他竟主动回来为自己做证,此等情义也真让岑菁为之动容。之后黄郎君在樟树后头拿着她遗失的的簪子朝她露着了魅惑人心的微笑,她便鬼使神差地说谎过去的黄郎君将她正为难于要不要说出事情的真相,扯出这博望侯府的郎君,却不想他竟主动过来为自己作证,这等情义着实让岑菁动容。。...

第67章 有漏洞(求订阅)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再次地说:“根据我之后所言,孙姑娘是继袁大娘子离开了后紧跟随就走的,因为她不但明白袁大娘子到了寒香园,还跟她说了几句话。按照紫纤说得,两人没说几句话后,孙姑娘就离开了了。紫纤,我问你,孙姑娘和袁大娘子具体说了什么?你详尽地先说看。”紫纤偷偷的紫纤偷偷瞄了一眼孙敏莲,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说道:。...

第63章 新发现(二更求订) 更新时间:2021-09-12

寒风拂过,悲绪愈甚。袁知州在云幸村的叙述分析中渐渐地冷静下去,对云幸村也多了几分信任。他问着:“云院事,不知道你对凶手是谁可有些眉目?”无论袁若月是如何被杀的,把握住杀了人凶手是袁知州现在的最想做的。他袁府虽算不上戒备森严,但也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随便袁知州在云千春的叙述分析中渐渐冷静下来,对云千春也多了几分信任。。...

第64章 金簪现(三更求订) 更新时间:2021-09-12

经过这一系列的令人惊叹意外发现后,不在场众人皆唏嘘不己不己。岑平宽慰着痛不欲生的琚经厅,袁知州则坐在石凳上黑着脸不说话的。所以要耐心的等待复验结果,雀尾和丽儿便给自家姑娘搬来了木墩子让她们坐着。而云千春自然而然有伶俐的袁府仆从也搬来了木墩请他坐着等侯。曹芝坐于万宁身岑平安慰着痛不欲生的琚经厅,袁知州则坐在石凳上黑着脸不说话。。...

第65章 万宁言 更新时间:2021-09-12

风吹枝干,梅香浮动。听令拿人的衙差已将万宁和岑菁被包围了出来,雀尾眼露狠光,面色如冰,将万宁护在身后。双方冲突一触即发。“知州,虽然您昨日连失爱女,愤懑难忍,但这案子还未查明,怎就得拿人?您随后产生怀疑我家宁儿,现在的又说我家菁儿是凶手,这簪子虽然听令拿人的衙差已将万宁和岑菁包围了起来,雀尾眼露狠光,面色如冰,将万宁护在身后。。...

第62章 证清白(求首订) 更新时间:2021-09-12

声这突人,万宁听出走过来的这位男子是之后假山后赞她的那位。一身紫衣,肤色如雪,墨发扣于紫玉冠下,丰神俊美,静宁优雅高贵。一双如黑耀石般澄亮夺目的黑眸,闪着凛然英锐之气,令人侧目。“云院事你为何这般当然?”袁知州见了此人,费力站起身相迎,脸色却黑沉一身紫衣,肤色如雪,墨发扣于紫玉冠下,丰神俊朗,静宁优雅。一双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眸,闪着凛然英锐之气,令人侧目。。...

上架感言 更新时间:2021-09-12

按照惯例,上架是要写上架感言的。虽然今天糖梨忙得焦头烂额,但感言要写,一定要写,必须要写。根据作家助手数据,糖梨写书已经59天了,这59天白天工作,晚上安顿好两个孩子,然后码字,虽然...

第60章 有人亡 更新时间:2021-09-12

偏厅内余下的几位小娘子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无话。岑菁有些幸灾乐祸地端起酒盏抿了一口梅子酒,清洌甘醇,沁进心田,身心愉悦畅通。没了侯府这门亲事,对袁若月的打击肯定不小,这也算她栽赃陷害陷害自己的报应吧。“这屋子里的暖炉烧得太热,太闷了,我回去透透气性好。”琚岑菁有些幸灾乐祸地端起酒盏抿了一口梅子酒,清冽甘甜,沁入心田,愉悦通畅。。...

第61章 遭怀疑 更新时间:2021-09-12

一柱香将近的时间,该到的人都到了。袁府主母王氏看见女儿死状,已哭晕了两回。而孙同知、岑平、琚经厅、曹司理也迅速到了袁府。一群人围在对角亭内,耐心的等待仵作仵作。万宁和曹芝则被安排好在隔壁房间等侯再次询问。所以死者都是秀州官员家的女儿,众人脸色都极不很好看袁府主母王氏见到女儿死状,已哭晕了两回。。...

第57章 嫁祸之 更新时间:2021-09-12

惶惶不安脸色变,袁若月按着胸口紧皱眉头。“袁大娘子,不知可否将手伸于大伙儿瞅瞅?”万宁慢慢的走见状去,再度问着。“四妹妹究竟很想说什么?”袁若月靠在女使身上,装出镇静地回应着,手却紧紧地抓着衣襟,止忍不住地发颤。万宁淡淡一笑,道:“袁大娘子伸出手手来,我“袁大娘子,可否将手伸于大伙儿瞧瞧?”万宁慢慢走上前去,再次问道。。...

第58章 打妹妹 更新时间:2021-09-12

原来是昨日岑菁和万宁登门拜访时,正巧被博望侯府的黄二郎黄翰瞅见了。便在寒香园的亭子里,黄翰便与其他几位郎君道:岑家大娘子肤光胜雪,眉目如画,是一个绝色佳人,感慨娶妻就应娶此等佳人。这番话又好巧很不巧地被袁若月听了满耳。她心里便妒火中烧。侯府的嫡次于是在寒香园的亭子里,黄翰便与其他几位郎君道:岑家大娘子肤光胜雪,眉目如画,是一个绝色佳人,感叹娶妻就应娶此等佳人。。...

第59章 婉拒婚 更新时间:2021-09-12

碗盏小盏盛佳肴,珍馐美味香满屋。万宁夹了两块八糙鹅,鸭肉鲜咸进味,嫩而不腥,味道极佳。“四姑娘,你尝一尝这松茸鸡汤,味道极鲜。”曹芝舀了碗鸡汤,递于万宁。万宁右手有心无力,只好用左手递过来,呷了一口地说:“确实鲜香。”眉眼微垂,目光斜瞄了曹芝几眼,万宁夹了一块八糙鹅,鹅肉鲜咸入味,嫩而不腥,味道极佳。。...

第55章 碧霄簪 更新时间:2021-09-12

梅香幽幽,清逸有韵。万宁规避那些俏娘俊郎,在寒梅园一棵梅树下赏梅品茗,乐得清闲逍遥自在。这寒梅园内有两座对角亭,一个亭檐白纱帷幔随风而起,亭内坐有数位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煮茶做画,优雅高贵怡人;另一个亭子里则有几位锦衣郎君在那饮茶作赋,谈笑风生。看万宁避开那些俏娘俊郎,在寒梅园一棵梅树下赏梅品茶,乐得逍遥自在。。...

第56章 知花性 更新时间:2021-09-12

屋内的人极为惊诧地望着万宁,不明白了她为何问这个问题。袁若月更是柳眉微蹙,满是诧异,但她但是耐着性子提问道:“我不懂这个,种花府里自有花匠,何需我懂?”“嗯嗯,那就怪不得了。”万宁笑吟吟点点头,白皙的小脸,但看在袁若月眼中却会觉得莫名的感觉心悸。“怪不得什么袁若月更是柳眉微蹙,满是不解,但她还是耐着性子回答道:“我不懂这个,种花府里自有花匠,何须我懂?”。...

第52章 戏耍着 更新时间:2021-09-12

堂内百花雕金的孔雀香炉飘着甘醇清幽的芽庄香,参杂着一缕甘醇芳香的韵味,令人清新自然舒心惬意。岑旸听得信国公署言,心儿也沉了沉。手掌双手握拳,抵着嘴唇轻咳几声,再抬眸时已是镇定波澜不惊。“国公爷贵乃不赀之躯,舍妹但是是是寻常女子,云泥岂会结对认亲。”岑旸含笑婉言拒绝。岑旸听得信国公所言,心儿也沉了沉。。...

第53章 有请帖 更新时间:2021-09-12

风淅淅,雨纤纤。走到门口的这段路万宁会觉得极为漫长的旅程。信国公一会说要慢行防滑,一会又指指沿路景致作诗,就算是路边的两块碎砖烂瓦都要作赋作赋,附庸风雅一番,以至于回程漫漫,这一路相送似是雨中赏景,踏雨闲游通常。幸亏,岑旸替她为这悖逆变化无常的信国公打走到门口的这段路万宁觉得极其漫长。。...

第54章 冬茶会 更新时间:2021-09-12

出发到达去袁府那日,天空有些发白,太阳似是怕冷一般躲入了像棉花被一样厚的云层。万宁和岑菁坐在铺建超豪华的马车内,彼此互不干涉理睬,各有心事。瞧着这马车的配置,由此可见房氏昨日对这茶会的重视,她绝不能够让岑菁此行失了颜面。两匹高头大马行辕,车厢内座椅修长,下面万宁和岑菁坐在铺设豪华的马车内,彼此互不搭理,各有心事。。...

第50章 马车行 更新时间:2021-09-12

冬天里的雨,通透冰凉。楸木马车早地停在岑府门外候着。岑旸昨日穿了一身裁剪合体的月牙白锦袍,身姿瘦削挺拨,手撑油纸伞,步履轻缓,如诗似画。待得府门口时,他瞅见书童衣鱼已在那候着,施礼垂头敛手,极为恭谨的模样。走见状去,而立他的身旁,一丝丝淡淡榆木马车早早地停在岑府门外候着。。...

第51章 见邪王 更新时间:2021-09-12

马车缓缓地停了下去。外头细雨不断地,万宁先掀了帘子探身回去,就见车夫的小厮已摆开杌子,再打开油纸伞静静等待着。万宁下了车,瞧着为她打伞的雀尾浅浅一笑。雀尾怎会安心万宁一人随行岑旸前去,那就万宁扮做了衣鱼,她就扮做了车夫的小厮。“咳咳~”岑旸探出身子,外头细雨不断,万宁先掀了帘子探头出去,就见赶车的小厮已摆好杌子,打开油纸伞静候着。。...

第47章 哥哥们 更新时间:2021-09-12

有那么一刹那,万宁我以为岑平了化为了雕像。他张着嘴,瞪大眼,呆愣着也没说话的。片刻后,他合上嘴轻声喃语道:“居然会是他。”岑老太太皱了皱眉头,问着:“这信国公怎到秀州来了?你原本可获知他在此处?”信国公的传闻老太太自然而然是听见过,“明白的。”岑他张着嘴,瞪大眼,愣怔着没有说话。。...

第48章 教训你 更新时间:2021-09-12

岑旸与岑昶回去后,岑平早间从衙门回府终于等到跨进了欣荣院的院门。晚膳摆在了后院唯一的偏厅内,能坐十余人的长方桌上摆着十道菜肴和各式点心。一家子除了老太太和何小娘,其余的都在厅内闲聊,等着岑平和房氏回来开席。年纪很小的岑晖几眼瞅见了煎得焦黄的羊肉晚膳摆在了后院最大的偏厅内,能坐十余人的长方桌上摆着十道菜肴和各式点心。。...

第49章 不欢散 更新时间:2021-09-12

怒而生威,此时的万宁令岑菁有些怕。故此她嘴里哭骂,却敢见状不动手。房氏气急,唤过奶娘将岑晖抱走,她今个要好好的深刻的教训这个不明白天高地厚的野丫头。可20-300奶娘见状,岑旸向侧面一闪,挡在房氏面前轻声地说:“阿娘不需动气,这事儿就来此直至吧。”房氏眉梢故而她嘴里哭骂,却不敢上前动手。。...

第45章 太好了 更新时间:2021-09-12

傻人有傻福。这是浅喜醒来后听得雀尾调侃她的话。当时她还以为自己仍没清醒,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雀尾竟然会打趣人了。这几日,她多数时间还是昏昏沉沉的睡着,偶有醒来就被灌汤...

第46章 知是谁 更新时间:2021-09-12

自打那日万宁红睁回去后,集福堂西厢众人吃点喝个、嘻嘻哈哈的日子便告一段落,他们又就筹谋出来。“雀尾,可问出这小狸猫的出处了?”万宁问着。雀尾道:“问过衙差,那日他到四邻借猫,都无人有,恰巧在对面酒楼喝酒时的一位郎君怀里抱着一只,他便朝他“雀尾,可问出这小狸猫的出处了?”万宁问道。。...

第42章 不见了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的话如晴天霹雳,惊得芙蕖的俏脸青白惊怒,杏眸又就泛出了泪光。她咬了咬唇,娇怯怯道:“奴也没,奴不明白胡四竟有这般狠毒的心思,下药暗害奴的娘亲。”万宁冷冷一笑:“不明白?芙蕖,你一路相伴而来,无论你在车内但是车外,祝妈妈毒发,胡四不动手,你竟她咬了咬唇,娇怯怯道:“奴没有,奴不知道胡四竟有这般歹毒的心思,下毒谋害奴的娘亲。”。...

第43章 惩小贼 更新时间:2021-09-12

丰粮庄朝南五里地,有一泽湖,湖水碧绿如翡翠,在晨间阳光的映照下,湖面就像披起了一件金光闪闪的外衣,瑰丽无比。“赤鹰,我是也不是救错人了?”湖边半旧凉亭内,一身形纤细,脸若桃杏的眉清目秀郎君温柔如水地问着身边人,不染而朱的薄唇漾着另人目炫的笑容。赤鹰瞧“赤鹰,我是不是救错人了?”。...

第44章 幸无事 更新时间:2021-09-12

古木香樟,四季常青。万宁等人到了樟树前,看见赤黑色披风包裹着一人,躺在树下的青石板上,脸朝内看不出是谁。但露着的头发上戴着粉色蝴蝶绢花,那是万宁今日早上亲手为浅喜挑的。万宁只会觉得双腿发软,基本上半蹲忍不住。“曹司理,过去的看一看。”岑平扶住万宁,吩万宁等人到了樟树前,看到赤黑色披风包裹着一人,躺在树下的青石板上,脸朝内看不出是谁。。...

第40章 点疑犯 更新时间:2021-09-12

冬天里的夜幕降临时漆黑寒冷的天气。丰粮庄总管老姚头带着几个庄户在院子里候着,后半夜里的寒气让他们不停地地通过跺、四处走动来祛寒。“啊霉气,事儿啥时候能结束了啊,我婆娘还在家里等我呢。”一个庄户跳着脚嘟哝着。“是你想你家婆娘的暖被窝了吧?都三个娃了,咋还这般勃兴。丰粮庄管事老姚头带着几个庄户在院子里候着,后半夜的寒气让他们不停地通过跺脚、走动来驱寒。。...

第41章 假八角 更新时间:2021-09-12

屋内静谧无声。每双眼睛都盯着万宁,希望快些从她嘴里得知真相。“刚刚曹司理和仵作已经验出祝妈妈所中之毒是为莽草,这种毒又称作假八角。之所以叫做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和真八角...

第37章 有初断(加更求收) 更新时间:2021-09-12

一路快马加鞭,马蹄踢踏,巅簸地到了丰粮庄。幸好近两年,万宁没少受骡子、驴子、牛车、马车的颠簸,即使是颠得头晕眼花、腰酸背痛,这每到地儿,她但是能麻溜的跳下车后。浅喜就有些熬忍不住了,一下车后就吐了个天昏地暗。“老姚头,找个人扶她去屋子里喝口热好在近两年,万宁没少受骡子、驴子、牛车、马车的颠簸,即便是颠得头晕眼花、腰酸背痛,这一到地儿,她还是能麻溜的跳下车。。...

第38章 问芙蕖 更新时间:2021-09-12

屋内油灯照夜,光稀影薄。穿着浅绿窠丝长裙,外罩深绿无袖夹袄的妙龄少女孤坐在长条柳木宽凳上掩面哀泣。恰恰小符正挂绿云鬓,灯下佳人梨花泪。同为女子的万宁踏进房间看得此幕都觉心尖儿一颤,心生怜惜。在获知这少女就是祝妈妈的女儿芙蕖时,万宁真是敢相穿着浅绿窠丝长裙,外罩深绿无袖夹袄的妙龄少女独坐在长条柳木宽凳上掩面哀泣。。...

第39章 问查验 更新时间:2021-09-12

这边的屋子少了一位活色流香的美人,就看起来单调乏味和冷冽。“主君,您来了。小的胡四给主君请安。”始终呆呆地在里头的岑府车夫胡四见岑平屋里,慌忙站起身施礼。在旁边始终望着他的庄户知趣地去门外候着了。岑平“嗯”了一声,寻了一条板凳坐定,瞅了瞅胡四,问着:“主君,您来了。小的胡四给主君请安。”一直呆坐在里头的岑府车夫胡四见岑平进屋,慌忙起身行礼。。...

第35章 鲜鱼汤 更新时间:2021-09-12

早间约摸戌时,万宁梳洗打扮一番正欲去集福堂主屋给岑老太太请安。刚出了房门就见未时为她领路的女使前去。“这位姐姐这时来,但是祖母有什么事盼咐?”万宁客套地笑着。女使给万宁行了礼,笑盈盈地地说:“主君夜色降临回府说是要在集福堂用飧,老太太便让奴回来请姑娘过刚出了房门就见午时为她引路的女使前来。。...

第36章 死人了 更新时间:2021-09-12

正欲后转身离开的岑平,瞧着岑老太太脸色不对,不由得停下来脚步,热切问着:“但是出了什么事?”岑老太太挑眉眉,神情冷肃地给段老嬷嬷使了个眼色。段老嬷嬷心领神会,束手就缚敛首沉声地说:“主君,刚有人来禀,欣荣苑的祝妈妈死了。”“祝妈妈?”岑平一时之间没想出来是谁。一段嬷嬷会意,束手敛首沉声说道:“主君,刚有人来禀,欣荣苑的祝妈妈死了。”。...

第32章 母子言 更新时间:2021-09-12

未时这顿饭吃得还算丰盛的美食,两片果碟、四碗水菜、一昧菰菜莼羹,加上小米干饭、笋肉馒头,万宁吃着香,会觉得这岑府的厨子手艺很不错,有着家里的味道。房氏和岑菁闹了那一出后就回了自己院子,未曾来食。陪着两块吃的是岑平、岑芯、岑晖。岑芯是岑平小妾何氏的女儿房氏和岑菁闹了那一出后就回了自己院子,不曾来食。。...

第33章 发卖谁 更新时间:2021-09-12

雅丽居在岑府的东面,一连房氏住的欣荣苑。万宁一脚跨进雅丽居的院门,就会觉得气氛不对。一个又矮又肥的婆子加上三个高高地又高又壮的女使正站在院子当中等着她们呢。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是一副要演一出好戏的样子。“来人,把四姑娘身后的老妈子、丫环拉回去发卖了。万宁一脚踏进雅丽居的院门,就觉得气氛不对。。...

第34章 皆家人 更新时间:2021-09-12

集福堂的厢房内岑老太太正靠在绛红色联珠团花纹的隐囊上,听段老嬷嬷回禀刚丽雅居突然发生的事。“你说那个叫雀尾的丫头是会功夫的?祝三奶奶的手腕都被她给折了?”岑老太太眼里冒着精光,刚这丽雅居里的事竟比戏台子戏码的还精彩的。“是呢,奴带着王妈妈,李妈“你说那个叫雀尾的丫头是会功夫的?祝老婆子的手腕都被她给折了?”岑老太太眼里冒着精光,刚刚这雅丽居里的事竟比戏台子上演的还精彩。。...

第30章 小狸奴 更新时间:2021-09-12

第三日风止雨歇,貌似个风和日暄的好天气。第二日另居别处的岑平一大早就来接万宁起程去秀州。下车前,万宁将屏风上的画取了下去,连同紫金釉茶具、谢源茶一起交到了岑平。“岑通判,此画是您当初所作赠与家父,只可惜原作在那场大火中被付之一炬,这幅是我凭着记前一日另居别处的岑平一早就来接万宁启程去秀州。。...

第31章 入岑府 更新时间:2021-09-12

过了红石板大街,又行了约摸一盏茶的功夫,街北忽现双间朱漆大门,门前列站着两名小厮,见马车停下来,一人疾步迎见状搬下绣墩。一人迅速重新开启大门,门内又出四名仆从,帮着搬下万宁等人的行李。这是岑府了。随着岑平一路朝里走,进了垂花门,便有一个婆子出这就是岑府了。。...

第28章 有客到 更新时间:2021-09-12

霜降之日大起雾,冬水田里点萝卜。来客走了后,万宁突然间变的心事重重出来。她披起素面银纹斗篷,独自一人爬上宅子后的小山坡看向远处。这时早晨的浓雾了消散,薄薄的晨光正一一点点的阳光照射下去。山坡的对面,附近村子里的农户正那种萝卜,一点点人影在田间涌涌,带来客走了后,万宁忽然变得心事重重起来。。...

第29章 忆惨祸(加更感谢) 更新时间:2021-09-12

厅内弥散着单调而又被压抑的气息。秀州通判岑平在这大冷的天,却会觉得汗流浃背,恨严禁夺门而逃。两年前,他得了明旨将从宏州升任至秀州。宏州与蒲甘国交界,经常受蒲甘国直接侵犯,再加当地土地贫脊,百姓生活困顿艰难。岑平在宏州任职,在一次机缘凑巧之下认识了了秀州通判岑平在这大冷的天,却觉得汗流浃背,恨不得夺门而逃。。...

第25章 鱼儿来 更新时间:2021-09-12

北风潜进悄无言,未品浓秋已霜降。一大清早,灶间里便升起来了白烟,浅喜在砧板上切着蒸饼。待切好的薄片装着了青瓷盆,而立烤炉边的雀尾便递过来手,漫不经心地一片片抹上油,放到火上翻烤。不一会儿便焦黄香脆,香气扑鼻而来。“色儿变黄就可取下装碟了,可别烤糊了!一大早,灶间里便升起了白烟,浅喜在砧板上切着蒸饼。。...

第26章 怯姐儿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进了小厅并也没急着见客,不是隐在樟子松半透纱的双扇屏后静静地仔细观察了一会。来客共四位,三位坐着三位立着,站着的一个是上次喊门的婆子、一个是十七八岁,模样不端正的女使。坐着的三位,一位年纪长些,一身黄色团蝶恋花锦缎窄袄,翡翠绿织锦长裙看起来皮肤来客共有四位,两位坐着两位立着,站着的一个是刚才喊门的婆子、一个是十七八岁,模样端正的女使。。...

第27章 好算计 更新时间:2021-09-12

马车在并不平坦开阔的林间小道上车辆行驶,即使车里垫了厚厚的褥子,里头坐着的小娘子但是被颠得浑身疼。“娘,您也不是说这一次来要不然确认传言是真的,就得把那个狐狸精给处置方式了吗?现而如今怎就这样回家去了?那我这一路的罪也不是白受了?”小娘子嘟着嘴抱怨着。这一趟原是想“娘,您不是说这次来要是确定传言是真的,就要把那个狐狸精给处置了吗?。...

第23章 起心思 更新时间:2021-09-12

半夜五鼓,天色微明。乐溪县衙内,乔声瑞彻底无眠,伏案疾书疾书。旁边的红烛又续了一根,这文是写了撕,撕了写,整整写了一夜。他在写刚侦破的孩童神秘失踪案经,准备好及早上报秀州知州。因为要将春分误判的案子连同写上,这字里行间就严禁不一再仔细斟酌。“大郎,天乐溪县衙内,乔声瑞彻底未眠,伏案疾书。。...

第24章 谋一事 更新时间:2021-09-12

望眼欲穿的崔妈妈终于直到直到万宁回去了。“啊呀,姐儿你可算回去了。这一回去就好几日,真得是怕死老奴了。”崔妈妈边给万宁递上热热的帕子,边盼咐浅喜把准备好的蜜饯、果子端上去。“但是崔妈妈最明白我,我正饿着呢。”万宁伸出手便抓了一个煎花馒头塞进嘴“啊呀,姐儿你可算回来了。这一出去就好几日,真得是担心死老奴了。”崔妈妈一边给万宁递上热热的帕子,一边吩咐浅喜把准备的蜜饯、果子端上来。。...

第20章 陈老二 更新时间:2021-09-12

烛火摇弋,光线昏黄,却掩忍不住李巡尉那铁青的脸。当万宁口中吐出“陈二叔”三个字时,李巡尉的表情就变的面目狰狞。他终于等到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小郎君了什么都明白了。怒气冲天和无助之下,李巡尉最终决定铤而走险,杀了她以绝后患。但是没等他的腿跨回去,就会觉得脖子一凉,当万宁口中吐出“陈二叔”三个字时,李巡尉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

第21章 说案情 更新时间:2021-09-12

话到此,只剩唏嘘不已。李巡尉,真名陈鑫,像泄了气的球一般垂下了脑袋。“不可能会,怎么可能会,不可能会……”陈鑫像着了魔般的喃喃自语,始终以来报仇强力支撑着他的意志,此时剥掉的真相犹如万蚁蛀堤,一点点催毁着他的心智。这时,伏击在外面的乔声瑞一行押着一壮汉走李巡尉,真名陈鑫,像泄了气的球一般垂下了脑袋。。...

第22章 案子结 更新时间:2021-09-12

对于万宁说得这些,陈鑫也没承认。那个叫沙木的西域人貌似连声叫冤,说不关他的事。陈员外则痛心疾首,连声叹口气,陈三郎在一旁惊叫痛哭惊叫。他没想起小时候保护好自己的二哥现在的居然想害他的两个孩子。陈鑫撇撇撇嘴,有些不甘心地地说:“我自问想得周详,也不知道是哪里那个叫沙木的西域人倒是连连喊冤,说不关他的事。。...

第18章 落崖亡 更新时间:2021-09-12

冷风在山崖边呼啸声,情绪兴奋的王巡尉就扯着陈棋泽踉踉跄跄往前退却。身后是空幽深谷,是勇儿殒命之处。王巡尉九牛二虎之力心思把陈棋泽带进这里,是为了在这里杀了他拜祭勇儿。万宁望着王巡尉退后一步,心就沉向一分。“这位郎君,看你但是发冠之年,却有如此身后就是空幽深谷,也是勇儿命丧之处。。...

第19章 原是你 更新时间:2021-09-12

清月入扉,皎皎月光如银纱铺叙在陋瓦简院内。一着黑衣的身影在院门口左右四处张望片刻,接着房门院门轻手轻脚地走入屋子,借着月光找到了了桌边的蜡烛直接点燃。一瞬间烛光将他的身影拉宽,映在那窗棂上,犹如鬼影摇晃。黑影在这所房子里里数里外走了一遍,所过之处皆是翻一着黑衣的身影在院门口左右张望片刻,然后推开院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屋子,借着月光找到了桌边的蜡烛点燃。。...

第15章 看分量 更新时间:2021-09-12

孙仵作,年逾半百,头发花白,宽额深纹。因为长年守在义庄,这脸上就难免会被染了一层晦色。他先叩见了乔声瑞,接着抬眼瞧了瞧一旁的万宁,听乔县令详细介绍此人是名噪一时之间的小神断咸郎君,清瘦削瘦的脸上有了一丝很紧张。虽然万宁在乐溪断了不少案子,但都是些偷鸡由于常年守在义庄,这脸上就难免染上了一层晦色。。...

第16章 再失踪 更新时间:2021-09-12

秋干物躁,火苗碰着木料,迅速迅速蔓延开去。眼瞅着着西厢立刻要成了一片火海,掩藏在暗处的乔声瑞和万宁严禁不出负责指挥灭火。“你!你!你!几个人守得住这房门口和旁边的窗户,其他人去喊前院的潜火兵速来灭火。”乔声瑞大声地负责指挥着,将了从伏击点跑出的衙差们重眼看着西厢马上要成为一片火海,隐藏在暗处的乔声瑞和万宁不得不出来指挥救火。。...

第17章 犯人现 更新时间:2021-09-12

西榆巷铺屋离陈家并离,待万宁、乔声瑞带人赶往时,参与其中灭火的几位铺兵仍在重新整理今天晚上以及使用后的工具。万宁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急问:“水袋呢?刚灭火用的水袋呢?”堂内几人有些很好奇地瞧着这黑压压挤进铺屋的衙役,不明白了这些人怎么追这了。见无人应万宁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急问:“水袋呢?刚刚救火用的水袋呢?”。...

第13章 疑点现 更新时间:2021-09-12

烛光摇弋,灯影婆娑。万宁于长案几旁,借着烛火认真地地看卷宗。坐在一旁圈椅上的乔声瑞则瞧着烛光照映下的万宁有些发楞。长长的睫毛一张一翕,脸上的表情时而疯狂拧眉,时而疯狂思索,小巧精致嫩白的耳垂在烛光下泛着令人垂涎的橘红色,让乔声瑞不由得地咽了咽口水。而万宁埋头伏万宁于长案几旁,借着烛火认真地看卷宗。。...

第14章 私生子 更新时间:2021-09-12

原来下午从陈家出来,万宁让吴成拿了从金银铺找到的红宝石耳坠去了敫家,悄悄寻了敫七郎的生母王小娘细问。之所以要去寻王小娘,是因为敫七郎失踪时,万宁在敫家瞧见王小娘哭得伤心...

第8章 安大郎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搭乘马车,一路西驶至西榆巷口,两边皆是繁楼旺铺。安家落户绸缎铺坐落于西榆巷的巷子口,生意昌隆。扮做仆役的吴成将车子停在了旁边的枣树之下。万宁下车后后,先抬眼看了看这安家落户铺子到处,目光在与安家落户铺子一墙之隔的枣王金银铺上逗留了片刻,这才进了店门。铺安家绸缎铺位于西榆巷的巷子口,生意兴隆。。...

第9章 金银铺 更新时间:2021-09-12

与隔壁的绸缎铺子相比较,这敫家的金银铺生意也真是一片萧条了些。里头仅有简单的的柜台和两个货柜子,上面已生罅隙,看起来寒酸丑恶。虽然是金银铺子,货柜上却没几样首饰,且从质地和款式可以看出并也不是好的。万宁和吴成走入铺子后,也也没伙计登门打招呼,只瞅见右边墙角的里头只有简单的柜台和两个货柜子,上面已生罅隙,显得寒碜丑陋。。...

第10章 访陈家 更新时间:2021-09-12

陈家位于西榆巷最尾端,是资藉豪富之家。长长的西榆巷自中段开始几乎都是陈家的产业,大小房屋有几十座。待万宁和吴成进入陈家后,先前送陈家人回来的张县尉正被陈家几人搅得头昏...

第11章 相关联 更新时间:2021-09-12

万宁从匣子里取出来地是一个白袍芙蓉面的小面人,裹在涂有三色的竹签子上,甚是可爱的。放的时间许是久了,面人的身子已就皲裂,像风干了的蜡烛,透着微微的黄。“这仔细一看是驼老汉家的果食。”张县丞一瞧见这面人就明确指出了出处。见万宁和吴成都惊诧地盯着自个儿,张放的时间许是久了,面人的身子已开始干裂,像风干的蜡烛,透着微微的黄。。...

第12章 要卷宗 更新时间:2021-09-12

待万宁抵达衙门时,已是华灯初上,夜色阑珊。踩着杌子下了车,就瞅见换了便装的乔声瑞站在门口。一身石青圆领长袍萧萧肃肃,爽直清举,在朦朦胧胧的微光下笑脸吟吟地望着她。“阿咸,可总觉得饿了?我在繁茂楼订了位置,我们先去吃些东西。”乔声瑞声音柔和,目光清踩着杌子下了车,就瞧见换了便装的乔声瑞站在门口。。...

第7章 有预谋 更新时间:2021-09-12

堂上一时之间沉默无言。周详呆愣片刻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地说:“选那个时辰回塔,小的确实是有私心。”说着咽了咽口水,叹了口气道:“今日中午,我们在空屋看守,听得屋外有人说话的,说是群芳阁有几个(翼州的外乡人挥金如土,终日在那眠花宿柳,消遥逍遥快活。我们周全呆愣片刻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选那个时辰回城,小的的确是有私心。”。...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 第28章 盖房子

    盖房子打地基,地基打的越牢固,房屋也就越坚固

    作者:大爱芒果汁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33312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